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

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

 

早有预见

 与两年前对亚洲经济一片赞扬声相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西方舆论对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形势放出各种惋惜和悲观的评论,有的认为“亚洲经济奇迹逐渐褪色”、“经济形势令人失望”;有的则说当年的“小虎”已成了“病猫”,“亚洲虎失去了锋利的牙齿”。日本《选择》月刊认为,美国经济学家保罗 克鲁格曼过去指出的亚洲经济偏重于投入型的做法犹如当年苏联的模式,其结果必然造成资源破坏、经济停滞,这个判断现在已经应验了,亚洲虎真的出了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曾向泰国提出警告,它那蓬勃的经济就快遇到麻烦。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在今年初就指出,要密切注意国际汇市中游资的动向,提防东南亚货币成为这股投机势力冲击的目标和猎物。

 

泰国“虎”病了

 

泰国的经济曾被称为东南亚发展最块的经济,而现在即使最为乐观的预测,都预言经济恢复将是很缓慢的。泰国官方预测,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低于6%,而1995年的增长率为8.7%。从今年年初起,就有人预言泰国货币将会贬值,泰国企业界将有一批公司被淘汰。

全球经济对市场开放的回报是很迅速的,但是对那些准备不充分的市场的惩罚也同样很迅速。对开放市场半心半意以及监察不严是泰国发生金融危机的核心原因,这都是缺乏远见的政治领导人遗留下来的问题。

泰国去年的出口增长率为零,今年迄今为止经济仍处于呆滞状态,经济发展速度减慢反映出更深一层的问题一一泰国不仅面对新的竞争未能灵敏地作出反应,而且未能提供基础设施和教育来吸引新的投资。

泰国是怎么陷入这一困境的呢?

新加坡一家地区经济研究所的负责人尼尔·萨克尔认为,这都是“荒唐的货币”造成的:在90年代中期,正当出口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低息的外国资本涌入泰国,其中大部分是短期资金。

大多数分析家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形成这场危机的根源在于泰国对外国资本敞开了大门。

泰国从1992年开始放宽限制,允许国内投资者通过曼谷国际银行获取低息的外国资金。但是它犯了个错误,那就是让泰国铢的汇率与美元挂钩。泰国人对货币贬值问题根本不关心,轻率地大量借钱,没有采取任何预防风险措施。经济学家斯科特·克里斯坦森说,这个教训是:“不能将放开货币比值与非自由汇兑控制混在一起。”

流入泰国的美元利率大大低于国内银行提供的美元利率。1992年泰国的外债为200亿美元,但到1995年底增加到了750亿美元,目前达890亿美元(其中约半数是欠日本银行)。

就连猜瓦利总理都承认,肆意借贷是产生这场危机的根源。他对记者说:“在过去10年中,我们一直在挥霍借来的钱。我们欠了很多债,我们只有精明地、正确地使用这笔钱,才能减少债务”。

然而,流入泰国的这些资金,只有极少几个领域能够让这些投资产生效益。其结果是:资产膨胀,尤其是房地产。

与公众的想法相违背的是,这些资金并没有完全用于房地产投资。当贷款利率陡然下降时,人们对许多收益很差的行业投入了资金。在泰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非金融类股票的收益率从1990年的26.6%下降到1996年的7.7%。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资本投向了贪得无厌的钢铁业和化工业。

泰国这场危机的结局将会如何呢?政府面临货币贬值或紧缩经济的选择,政府选择了后者,它采取限制货币商获得泰国铢的措施来保持高利率,对货币实行有效控制。

由于经常项目的国际收支逆差已达6至7亿美元,因此这种战略带有造成储备大量减少的风险:政府必须保持足够的支出才能让铢的下跌速度不超过政府希望的速度。今年3月份的官方数字表明,外汇储备比一年前下降了8亿美元,现在为373亿美元一一这个数字并没有反映出据估计政府为了保护铢在过去几个星期中支出的20亿美元。

泰国公司出现的资本净流出和股本收益下降问题,进一步加深了人们认为经济状况不佳的看法,而这种看法反过来又对铢的贬值施加了压力。但是铢的贬值有可能使许多全部依靠外国低息贷款的公司倒闭。

进一步放松控制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这个体制的清偿能力。许多分析家认为,泰国政府应该迅速放宽对外国人在金融和房地产业中所有权的限制。

根据设想的最佳情况,恢复出口能力或许会挽救这一切。事实上,出口增长大概是政府唯一能够对外宣布的好消息。不过,单单是出口增长并不能解决危机。萨克尔说:“经济增长的幅度在提高,但是房地产业留下的后遗症还会延续好几年。”

泰国公司面临的选择是技术升级或是将公司业务迁至成本低的国家。泰国迫切需要工程师和经营人员,但是它的教育机构只能满足每年对这些人员的需求额的40%。

教育跟不上并不是唯一制约泰国出口的问题。阻碍贸易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是泰国海关。这个机构不仅条例过时、手续繁琐,而且还有各外国公司深为关注的腐败问题。

政治家本身有时也是现代化的障碍之一。泰国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不同,它的领导层似乎对未来缺乏远见。

 

索罗斯暗地使法

 

索罗斯和其他一些大投资者悄然地频繁进出泰铢市场,自今年2月份以来一直对铢发起进攻。

从4月下旬起,以美国避险基金为主的巨额国际游资就大量抛出泰铢,买入美元。据说单单索罗斯就持有40亿美元的泰铢淡仓。而泰国中央银行仅仅在汇率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进行干预。这时,泰国货币铢的对外价值已从1美元兑换24.5铢迅速下跌到1美元兑换29铢。

直到泰国政府终于屈服,使铢与受美元主宰的货币体系脱钩。这些游资才转而狙击菲律宾比索和马来西亚元,将金融动荡的范围扩大到整个东南亚。

国际游资是近年来形成的为数巨大的一股资金力量。据估计,总额已达1万亿美元以上,其特点是流动性强,善于投机;通过左右外汇、期货、证券等市场的行情获利。一般认为,1994年底的墨西哥金融危机就主要是国际游资在作怪。当时墨西哥比索20天内极不正常地贬值40%,利率攀升,股市大跌,并波及阿根廷、巴西等拉美国家。

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国际投机者是通过“高卖低买”的手段获取巨额利润的。以此次投机为例,他们在东南亚国家大量抛售当地货币,迫使当地货币贬值,然后再将贬值后的当地货币买回。因为东南亚各国的货币基本是在当地流通,所以国际投机者大都是从当地银行大量贷出该国货币,抛向外汇市场,兑换美元等硬通货,待该国货币贬值后,再以较低的价格购回,除归还银行贷款及利息外,还可获得巨额利润。以泰国为例,这次危机从24.4泰铢兑1美元,贬值至35.6泰铢兑1美元,这之间平空获得25%的暴利。

当然,关于索罗斯对于这次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作用,一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美国副国务卿艾森施塔特针对《南洋商报》记者询问马来西亚首相要求美国政府考虑采取适当行动,以对付涉嫌在东南亚货币市场兴风作浪的大炒家索罗斯时说:若凭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在货币市场上取得推波助浪作用的。摩根公司主管亚洲的首席经济学家埃施魏勒说,投机者们“不是这场游戏中的恶棍”,是泰国政府自讨苦吃,泰国政府坚持固定不变的汇兑率时间太久,同时又忽视金融部门的彻底改革。

但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却认定是索罗斯等人在暗地使法。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尔数次大骂索罗斯,并呼吁本区域各国联手以颠覆罪加以论处。印尼外长阿拉达斯针对美国人的说法辨解道,要谈论良好经济基础,东南亚国家中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及印尼等,近来年的经济都有优越的表现,各方面的基础也稳固,为何会同时面对货币被冲击的问题,若根据经济因素,东南亚国家的货币是不应该出现如此不寻常的剧烈波动;实际情况却相反,不负责任的投机客冲击东南亚货币,尤其是在东南亚决定让缅甸正式加盟的时刻发生,索罗斯对后者是心存敌意的,这之间难道存有很大巧合?

 

幡然醒悟

 

面对每况愈下的局面,泰国政府自今年初以来致力进行许多重大的改革,包括泰国总理宣布政府将在新的财务年度中减少财政支出,搁置多项军备采购案以及要求金融业提高资本额,提升金融业的国际竞争力等。但这些措施似乎并未抓住根本,情况在进一步恶化,。

5月中旬开始出现投资者纷纷抛售泰铢、买进美元的风波。为了避免眼看要发生的货币贬值和“消灭”投机者,泰国中央银行不惜血本,仅在5月份就抛出了约40亿美元,以挽救市道,这相当于泰国外汇储备的将近1/9。可这是徒劳的。在曼谷的一家德国银行的代表说:“放开汇率是不可避免的,是早就该发生的事情”。

到了7月2日,泰国政府终于幡然猛醒:以自身如此不良的经济状况、如此薄弱的缺乏有效监管的金融体系去维持如此高估的汇率,实在是不堪重负,于是只好被迫宣布与美元脱钩,实行浮动汇率制度,顺应市场规律。

 

金融危机的爆发

 

7月2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泰铢实行浮动汇率制,取代现行的泰铢对一揽子货币的固定汇率制。当天泰国铢应声下跌20%。在泰铢大幅贬值的金融恐慌之时,平民百姓为了保值目的,纷纷将银行存款取出,购买黄金。7月11日,泰铢在菲律宾比索大幅贬值的连锁反映下,又继续下跌。到7月16日新加坡的外汇市场上,泰国铢与美元的比价为:29.85泰铢兑1美元。

泰国黄金在7月2日的那一周暴涨7.2%。曼谷的黄金价格由7月1日的每条(15.2克)4150泰几天之内狂升至4450泰铢。分析家们指出,黄金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浮动汇率下的泰铢贬值。而国际黄金市场由于澳大利亚7月3日国家银行宣布大量抛售黄金储备,跌至12年来的最低点。对泰国百姓来说,国内外黄金价格逆向走势不知是福还是祸。

泰国金融崩溃的导火线是房地产业的投机。5月中旬,在房地产业投资了大量资金的金融机构就发现,他们的利润要比预期的下降。据法国《解放报》的统计,泰国的金融机构近几年在房地产业的投资已达2300亿法郎,无力偿还的贷款总额达700亿法郎。在近60万平方米的办公楼中有近一半无人问津。 那些在房地产业投资的国内外投资商们,无法按时收回他们的资金,从国际金融市场中借来的资金也因此无法如期归还。他们紧张而侥幸的心情一直保持到泰铢的危机爆发。

泰国金融危机的爆发给那些依赖外国资金进行生产并用泰铢偿还外债的泰国企业带来的,是一个晴天劈雳。

 

金融危机的蔓延

 

泰国金融危机象瘟疫一样传染到世界各国,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以及南美国家。

泰国金融危机首先对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及马来西亚的货币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菲律宾比索在投机商的压力下频频退低,于7月11日,菲律宾央行宣布允许比索在更大的范围内与美元兑换,事实上同泰国一样开始实行浮动汇率。当天比索暴跌至29.45比索兑1美元,跌幅达11.5%,创4年来的最高跌幅。一星期后,比索的下跌幅度依然在11%的水平上。

在7月11日的同一天,缅甸缅元也受到打击,从160缅元兑1美元下降到240缅元兑1美元。

7月11日受泰国金融危机的影响,马来西亚货币零吉当天以2.5047兑1美元收市。7月14日零吉以2.5350兑1美元收市。在此期间,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进行了干预。马来西来亚代总理易卜拉欣和财政部长安瓦尔表示马来西亚将决心维护零吉的稳定。马来西亚中央银行也于11日决定将银行利率从前一天的9%上调至50%,以抑制猖厥的市场投机,阻止零吉的进一步贬值。以上这一系列措施都是为了维护零吉2.550兑1美元的心理关口。

7月14日,印度尼西亚当局宣布,放弃维持其货币与美元之间比价的努力,今后,盾与美元的比价将由市场来决定。印度尼西亚为了支持盾已经动用了大量外汇储备。在听任比价波动的决定发布后,盾对美元的比价立即从2680盾兑换1美元跃至2800盾兑换1美元,而在泰国铢贬值之前,这一比价为2450:1。这就是说,从7月2日以来,印度尼西亚的盾大约贬值了14%。

在7月21日到25日的一周里,泰国的金融危机进一步动荡。泰国央行入市干预,却毫无用处。到周末,泰铢已跌至今年的最低点32.7泰铢兑1美元的历史位,跌幅达21.5%

在同一周,马来西亚的零吉也下跌到1美元兑2.6530零吉,为马来西来38个月来的最低汇率。

新加坡元亦随之下跌而至于1美元兑1.47元,为32个月的历史低位。

稍后一些时侯,香港的外汇市场受到冲击。一些大投机商开始大手买进港币期货以期出现抛空现货港币的机会。香港货币当局采取措施,大力干预市场,在外汇市场大量抛售美元,以7.71%的利率水平卖出1月期港币期货。这一利率水平高出6.56%的市场水平。将港币基本维持在7.74的水平上。然而群魔环伺,凶吉难卜。

这场金融危机又冲击了巴西证券市场。拉美最大的股票交易所——圣保罗股票交易所的指数下跌了15%,这相当于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下降1200点。阿根廷《号角报》7月22日说,东南亚金融危机在这壁发生,而在遥远的太平洋的另一头——西半球立即产生了反响:拉美的巴西和阿根廷感到了地震,股市普遍下跌,巴西货币雷亚尔也受到贬值的威胁。

波兰货币兹罗提也受这场金融危机的冲击,紧接着金融危机又袭击了台湾省、南韩和希腊。

当这场风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东南亚地区各国政府积极干预和援助下稍稍喘定,一些国家和地区以及一些舆论亦认为风暴最危险、最困难的时期已过,8月下旬,狂风骤雨又突然再度袭来。

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再次急挫:马来西亚货币零吉的比价在8月25日到8月29日一周内下降了5%,下跌到历史最低点:2.932零吉兑1美元;泰国铢、印尼盾和菲律宾比索以及通常坚挺的新加坡元都在零吉之后相继下跌;泰国铢再创新低,报34.15铢兑1美元;印尼盾最低时降至3070盾兑1美元;菲律宾比索下降到了创记录的水平,为30.45比索兑1美元;新加坡元降为1.5185新加坡元兑1美元。

受货币汇率下跌风暴的影响,东南亚股市更是狂泻不止:菲律宾股市跌幅惊人,8月28日一日创下10年来的最大单日跌幅:9.28%,差点2000点不保;印尼股市飞流直下,一举跌破500点大关,8月29日报收493 .96点,当日创下历史最大单日跌幅:6.86%;泰国股市和马来西亚股市也均创下新低,8月29日分别报收502.23点和804.40点;香港股市8月28日、29日连续两日暴跌,累计跌幅达1397 点。

顿时,一种无休无止、无边无际风暴的阴影再次笼罩在人们的心头。

 

改旗易帜

 

尾随泰国实行浮动汇率之后,一贯主张应严格控制本国外汇制度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也纷纷“改旗易帜”,决定放宽本国汇率管制,将传统的固定汇率制度,或变为浮动汇率制,或放宽了本国货币的交易范围。这一举措表明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已经逐渐对原来的固定汇率制失去信心。

美林公司新加坡分公司一名高级经济学家指出,汇率自由化是发展趋势,因为加强国家整体经济的发展要比靠地方保护来维护货币稳定更切合实际。泰国、菲律宾等国放宽汇率管制将有助于东南亚各国冲破教条主义的限制,将本国货币推向国际市场。

美林公司所作的是一种理论的,乐观的推测。而这些改旗易帜国家政府的当事人,对于前面的路,心中不能说都很有底。因为正是固定汇率制带来了东南亚这十多年来的高速发展和繁荣昌盛,放弃它而采用浮动汇率,福兮祸兮,难以逆料。

日本试图扑灭这场大火。

 

在泰国金融危机暴发时,日本这一亚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企图平息这场危害亚洲经济发展的灾难。日本当局决定立即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以维持泰国铢的稳定。东京称此举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再度出现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那样的大灾难。

在泰国之后,日本几乎对于受金融危机波及的国家都送去了10亿美金。

《日本经济新闻》7月19日报道说,泰国财政部长赴日本访问,以谋求日本方面向泰国提供资金援助以帮助它渡过这个金融困难时期。日泰财长对帮助泰国渡过这个危机提出了一揽子计划,其主要措施为三个:第一个措施是日泰联合行动买进泰铢,以干预泰铢的进一步下跌。第二个措施是日本银行继续向泰国中央银行提供贷款,日本将向泰国发放400亿美元的贷款。第三个措施是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日本输出入银行等金融组织提供金融援助。日本劝说亚洲开发银行参与这一行动。在日本的影响下,香港和新加坡以及中国也参与了此次拯救行动。

如此关切!但日本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些年来,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正在慢慢进入日本的轨道,它们同日本的贸易日益增加。日本与美国和许多亚洲国家之间出现了大量贸易顺差,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亚洲的这种不平衡现象会渐渐减少。日本很可能将增加在亚洲的投资和扩大对这个地区的出口,而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今后,日本也许用它与亚洲之间的贸易逆差来抵消它与美国之间的贸易顺差。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可能还有马来西亚的货币贬值必将影响到日本的地区战略。这也许是一种解释。

而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在泰国大多数冒有风险的投资商们并不是把他们的存款投入新兴市场公共基金的那些美国人(比如向墨西哥投资的那些人),而是日本银行。依赖出口的日本(比美国依赖出口的程度要大得多)对让较小的亚洲国家通过货币贬值获得具有竞争力的贸易优势地位感到不安。

有人认为,也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性,即日本人愿意给泰国及东南亚人钱而宁可维持现状,不愿他们进行必要的政策改革。

 

列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援名单

 

东南亚国家金融危机的蔓延已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很快派出专家组到泰国进行考察,了解泰国金融危机的真实情况。并首次利用“紧急筹款机制”向菲律宾提供10亿美元的贷款,以帮助减轻菲律宾比索所承受的贬值压力。

在这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泰国的贷款为零,而这一次泰国打算充分利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短期临时贷款安排,筹措必要的储备金以确局势稳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亦不断提高救援金额,到本书截稿时为止,金额数已达到172亿美元。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以美国为首的援助国自1995年为墨西哥融资将近400亿美元以来,对单一国家所提供的最庞大贷款计划(美国这回未承诺援助,但它将通过参与该基金组织的职务来支持这个拯救计划),其中,除了货币基金组织和日本各承诺贷款40亿美元外,澳洲、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香港也各承诺贷款10亿美元,韩国和印尼将各提供5亿美元贷款,中国同亚洲发展银行和世界银行可能提供总共30亿美元的贷款。

泰国向世界银行申请的贷款额亦达到1500亿美元。

这样一来,泰国从具有雄心壮志的亚洲虎之一沦落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救援的名单中。

然而国际金融组织的一些分析人员指出,此举未必能从根本上解决泰国及东南亚国家的经济缺陷。因为东南亚国家正是在长期依赖外国资本发展本国经济的同时,又没有及时提高本国产品的竞争力,使贸易逆差巨大,导致金融危机的。

 

采取挽救措施

 

这场货币危机直接是由投机浪潮引起的,所以东南亚各国的政府反应和所采取的应急性挽救措施明确指向了投机活动。

作为打击投机活动的措施之一,是严肃市场交易规则。菲律宾中央银行于7月22日宣布,停止美元期货交易3个月。菲律宾还将商业银行原获准持有相当于资金总额二成的外汇减为一成,并宣布凡违反规定的银行将被责令停业整顿。马来西亚为了打击货币投机大户,规定从8月4日起,本国银行同每一个外国客户进行的马货币林吉特的掉期交易最高额为200万美元,超过限额的银行必须暂停与有关外国客户的同类交易,直至符合规定为止。

东南亚国家采取的第二个重要措施,是整顿金融体系,建立银行风险防范机制,避免金融业出现新的问题而影响经济发展。泰国政府于8月5日宣布,它将关闭42家有问题的金融公司,并建立银行储备金保险项目。前几年,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房地产业盲目发展,供过于求,呆帐严重,给金融业带来了巨大风险。根据这一教训,东南亚国家目前都明确规定,银行给某一行业的贷款不能超过贷款总额的20%。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开始改革国内的金融体制以适应新的金融形势。韩国也开始了金融监管制度的改革。

东南亚国家采取的第三个主要措施是努力保持物价稳定。在菲律宾,石油等能源产品依赖进口,比索贬值之后,能源产品价格的提高促使其它产品价格上升。为了减轻货币贬值对人民生活的影响,菲律宾政府从7月底开始,恢复了国家物价监督委员会,督导全国各地消费品价格,处理哄抬物价的不法商人。其他国家也针对本国实际,采取了稳定物价的措施。

在这场危机中,投机商之所以连连得手,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东南亚国家的外汇储备普遍不足,使中央银行干预市场的行动难以奏效。对此,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等国于7月25日签署了一项协议,将8月初到期的通货交换条约延长一年,以联合打击货币投机活动。根据协议,任何签约国遇到国际收支周转紧急需要时,其他国家将提供短期流动性资金予以援助。

鉴于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蔓延同大多数东南亚国家近年来经济增长速度减缓,出口商品的竞争力下降的现实情况密切相关,这些国家开始把考虑重点放在实行更为有效的吸引外资的能力,提高本国产品的出口竞争能力的措施上。他们利用这次货币贬值的机会,大力促进产品出口。泰国投资委员会在7月9日发表的声明说,将进一步采取措施以提高本国经济的出口能力和发挥该国的人力优势。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采取各种措施,对出口型企业进行扶持,鼓励增加出口商品生产。泰国中央银行建立了200亿泰铢的基金,为全国主要的出口型企业提供低息贷款。目前已有13个大企业申请了这类贷款。泰国投资委员会最近还对珠宝业等创汇企业提供优惠条件,并首次允许外国人在珠宝业方面建立独资企业。

 

脆弱和多变的市场

二个多月来,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汇市股市翻云覆雨,起起落落,这场风波何时了结,很少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到现在为止,货币市场和股市的回稳、腾升至少有三次了,但接下来的是更深的跌落和更大的震荡。恐怕在一个较长时间里,我们对于暂时的回稳和没有把握的飚升,都应该保持一种冷静的态度。因为这是一个脆弱多变的市场。

8月21日,即东南亚市场第二次回稳后,新加坡研究公司标准与普尔一名分析员,在其操盘战术性文章中表现出了这种态度:

投机热钱昨日暂停攻击东南亚货币,促使本区域货币回稳,这可能是暴风雨前夕的宁静。东南亚货币的回稳将为时短暂,一旦新因素涌现,货币市场可能掀起另一场“狂风暴雨”。现阶段,零吉只是巩固美元也出现一些套利活动;马币兑美元汇率昨日回稳,最低曾做2.7832,过后在2.7710左右水平徘徊,闭市报2.7665/95,不过,马币在伦敦市场开市再跌,兑美元汇率跌至2.7832,惟在早市曾做至2.7680水平。交易商认为,如果零吉未再扬升,则料将在2.75至2.80水平巩固。看样子,货币市场昨日的回稳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目前断定美元兑本区域货币汇率已经见顶仍言之过早,许多护盘基金只是先套利,以在月杪时结帐。印尼盾和泰铢昨日也同样回稳,分别在岸外市场以2.864和32.675水平交易。港元在现货市场也持稳,兑美元汇率报7.74水平。交易商指出,由于本区域的货币不稳定局势料将持续,因此香港的银行同业拆息率料将继续保持水平。惟香港金融管理局仍没有进场干预的迹象,显示该局有信心可赢得银行界的支持。另一方面,菲律宾中央银行昨日宣布冻结隔夜借贷,以抑制比索贬值所掀起的通胀压力。接近菲央行的消息指出,冻结隔夜借贷的行动将是暂时性的,惟目前仍不知将为时多久。菲央行以18%隔夜利率,每日借贷比索给银行。交易商指出,这可能是菲央行调高银行的法定储备金的前奏,以减少市场上的货币流通量。这是央行控制通胀率的其中一项可行方法菲比索兑美元汇率昨日以29.98开市,并在29.98至30.15之间窄幅波动,平均报30.024。银行界担忧,如果比索继续贬值,菲央行将调高利率抑制通胀。  9月4日,印尼政府采取10点改革配套,其股市当天就开始从21个月以来的新低点强力回弹,并在三天内成功取回115点或24%的失地。马来西亚股市也在首相马哈迪尔突然宣布撤消对100指定股的限制和延迟发展大型项目后,取得自1994年以来单独一个交易日里的最大涨幅(90.47点)。本区域其他股市如新加坡、马尼拉和曼谷,也同样取得强劲的表现。不过,许多分析员和基金经理在受访时仍然持著谨慎的态度。野村研究中心的区域策略师朗特里说,我们认为持有现金还是比较安全,我不认为最坏的情形已过去。即使货币投机分子最后终于离开东南亚区域的货币市场,让近两个多月来饱受狙击的东南亚货币恢复平稳,本区域好些国家的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仍然会继续出现赤字至少到明年,因此问题还是存在的。BT基金管理公司的副总裁福斯特也认为,由于市场太过不明朗,太过变幻莫测,要有一套前后一致的投资策略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市场,像我们这种选择公司股票的人只好回去,我们最基本的投资原则,也就是看基本因素”。

根据海外传媒引用的全球14名外汇专家的预测,东南亚地区一些国家货币在本年底前仍会进一步走软,其中泰铢到近年年底对美元的比价可能还会下降5.5%,菲律宾比索可能再跌2.3%,马元跌1%,印尼盾跌1.3%。这就是说,东南亚国家的货币仍会时起时伏地动荡,总的走势可能趋软。

对于东南亚发生的这场金融风波来说,真正平息下来,还须假以时日,尚需要解决更深层次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们至今还没有完全认识到。

 

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东亚奇迹的挑战

 

东亚经济的高速增长被世界誉为“东亚奇迹”。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也积累了大量的问题。这次东南亚金融危机是东亚经济近年来高速增长时积累起来的一系列问题的一个爆发。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东亚经济的发展道路提出了挑战。

事实上,近年来东亚经济的增长幅度明显地放慢了。从1995年起,中国香港和台湾省经济相继步入了调整时期,GDP的增长速度大为减缓。从可预见的时期内,台港经济在1997年并无强劲回升。

南韩的经济在经历了94年和95年两年的高速增长后,由于出口支持乏力,设备投资不足,今年的增长幅度要大大放缓,预计要在1997年后才能有明显的复苏。

日本的经济受大量的金融呆帐制约,而且近来被野村和山一等公司的金融丑闻闹得沸沸扬扬。因此日本经济即使在“泡沫经济”崩溃后零增长了几年,今年的经济也只能见到复苏的迹象,不可能有强劲的反弹。

泰国的经济增长与东亚其他国家的经济一样,从1994年起就出现后劲乏力的迹象。泰国国内的私人消费按现价计算1996年比1995年增长了13.4%,货物和劳务的进口同比增长了14.0%,但是货物和劳务的出口却只增长了9.2%。因此,泰国的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和劳务的输出正在下降。1994年泰国的经常项目的收支就出现赤字。1995年泰国的外贸平衡出现100.7亿美元的赤字,1996年为139.2亿美元的赤字,增长38.2%。

现在泰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比预期的56%低4个百分点,只能达到12%。经济增长速度减缓了,气球被吹破了。企业的资金大量被套死在土地上和闲置卖不出去的商品房上。银行收不回贷款,外资对泰国金融的信心产生了怀疑。国际金融市场的投机商于是兴风作浪,购买美元,抛售泰铢。泰国的经济和金融形势就这样一日之间大厦将倾,垮将下来。

亚洲金融市场专家指出,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如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对东南亚国家的金融形势来说是有利的。因为这样可以减轻东南亚国家对外资的过分依赖,同时也可以提高国内储蓄的利用效率。东南亚国家对外国资本的长期过分依赖是这次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本原因。

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货币都是以各种方式钉住美元,泰国也不例外。但是泰国长期以来的国际收支不平衡,使得泰铢很难保持与美元的比率。东南亚国家要么提高本国利率以吸引外国资本来弥补国际收支赤字,要么任其本国货币贬值。

主动让本国货币贬值、降低国内利率以提高本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是一个成功的办法。韩国、印尼和菲律宾这样做了,他们成功了。他们的经济得以重新活跃起来,而泰国不这样做则吃了苦头。

东南亚及东亚未来走什么样的路,肯定需要重新检讨。

posted on 2006-01-21 15:05 青蛙學堂 阅读(134)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經濟論壇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2006年1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导航

统计

常用链接

留言簿(7)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收藏夹

青蛙学堂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