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to Go

... Lost Wishes

  IT博客 :: 首页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42 Posts :: 1 Stories :: 237 Comments :: 0 Trackbacks
我的前后•不算历史的历史

作者简介:

02级经贸院,原技术部部长

       对“贸大在线”的最初印象来自两年多以前。那时我还是一个徘徊在高考前的高三学生,每天除了繁忙的学习之外,偶尔上上网的必去之地就是贸大在线——这个属于我心目中的大学的网站,在上面了解一些学校最新的动态、学生活动和校园新闻,以及美丽的校园风景图片,让我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下偶然天马行空地憧憬一下我未来的大学生活。记得当时的网站主色调是清清淡淡的的兰色,错落有秩的兰色,氤氲如梦的兰色,一如秋日雨后的天空。

       按后来我进入贸大在线记者团技术部后所了解到的记者团的历史,那兰色的一版应该是创立伊始的版面。虽然我进入在线这个团队已经是我大二时候的事了,但是我总觉得,或许我和在线之间存在一种缘分,说不清道不明地,使得我从它的创立开始就一直在关注着它。

       贸大在线整个网站的创立是由2000级的一群师兄师姐进行的,当他们为在线的诞生而忙碌时,我还没有踏进贸大的校门,当然其中细节也就未能详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创建贸大在线的师兄师姐们,必然为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汗水,经历了一个我难以想象的、艰辛的过程。因为在我进团之后查阅创建人的名单时,我惊讶地发现,现在贸大在线这个团体中记者和文编采稿的人数虽然占到了成员总人数80%左右,技术部只有3个人;而在当时创立在线的团体中,技术部人数却占了多一半。不仅如此,技术部下还详尽地分出美工、页面、设计、ASP编程和PHP编程等后台支持的人员,可见当时创立贸大在线网站的工程之复杂浩大。但是在我进入记者团之后,尽管最初创立人员中的罗泽钦和谢缅两位师兄还在,但却很少听见他们提起最初这段日子的艰辛。只是偶尔听谢缅团长说,在线在某些人的心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听了不解其意,亦不以为然。

       真正理解谢缅师兄的意思,恐怕是从上学期技术部对于整个网站的第三次改版开始。其中细节后面会有提及,在此不详赘述。但是在改版的过程中,我们却屡次遇到了令人束手无策的问题。整个网站前后改了2个月才算彻底完工,其中的两个礼拜基本是每天10小时的工作,黑白颠倒昼夜不分,连我也从最开始的兴致勃勃变成了最后的不耐烦。记得有天我坐在1305一边盯着屏幕一边抱怨工作太多太累,旁边我的好朋友,也就是当时的文编部长张明真一边往我嘴里塞吃的一边冲我说道:“你做这么一点还敢抱怨,你不知道当时罗大人 和张溪洋 在这熬了多少夜呢!”我愕然。猛地想起我们不过是把整个版面换一下而已,后台部分基本未动便已累得昏天黑地抱怨连连,而且还是连续几周大量地集中工作,而在创建初始一切从无到有的过程里,那些师兄师姐所经历过的又是怎样的艰辛呢?自那之后,对工作我再也不敢有半句怨言,想想自己做的这些比起最初的建立不过是九牛一毛,若再做不好简直不配呆在曾经高手云集的贸大在线,则更不配经营作用至关重要的技术部。而对于谢缅师兄的话,我也更加深刻地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贸大在线这个团体如此眷恋——因为其中蕴涵了他们太多的努力和血汗。

       说起我和在线的缘分,其中颇有一段波折,使得我从大二开始才进入在线技术部工作,是和我同级的成员中最晚的。提起我是如何进入的,就不能不提到罗大人。因为是他在贸大在线的论坛上阴差阳错地找到了我,看了我的一个个人主页之后,问我是否愿意帮助管理和维护贸大在线。记得很清楚当时是“非典”时期,他在网上找到我并和我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交流。后来开学,在我几乎都快把这件事忘了的时候,他忽然短信联系我,问我是否愿意到办公室和他面谈。谈话的主题无外是一些关于如何从技术上改进网站的设想,但是罗大人是一个很容易沟通的人,所以谈话中我感觉非常轻松。记得当时已经“退役”的第一任团长张溪洋也在,之间和罗大人好象还开了个玩笑什么的。总之这次面谈留给我的印象是,记者团是一个气氛轻松活泼的团体,这使我了解它的第一次便对它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加之后来认识了王静、张曼蕾、饶欣、罗燕等可爱的小姑娘们,更使得我对这个团体多了一分亲切和信任。

       我在贸大在线工作的这一年以来,给我帮助最大的就是我的“直属上司”罗泽钦师兄。在刚进在线之时,我就听好友张明真说过技术部长罗师兄是个极好相处的人,而对与这一点我在进入在线工作后也深有体会。大二的上半学期,我没事经常到1305,而罗则钦师兄一般都在,他总是很有计划地布置给我一些并不紧急的工作给我做以达到让我逐渐熟悉团内技术工作的目的。而在做这些工作的过程中,我也总会遇到一些不了解的问题。每当这时候,罗师兄不管自己在做什么,总会马上帮我解答,教我一些我不会的技术知识。即使有时他正专心至志地学习,我有问题打断他,他也从不推委厌烦。在他教学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位师兄对于美工页面的技术非常全面,因而非常钦佩,因为他告诉我这些东西全是他在大学之后学的,而他一开始在团里是文字编辑部的。加之他为人和蔼亲切,我觉得总称呼“师兄”有生硬之嫌,便给他冠以一个象征着熟络和钦佩的称呼“罗大人”。当时他在团里也是唯一的00级成员,所以我这么称呼他之后,虽然他曾经略有抵触,但是却慢慢地被我们叫开了。这就是前面“罗大人”这个称呼的由来。当然在他教我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不仅是一个外号,更重要的是使我对美工软件PHOTOSHOP和网页编辑软件DREAMWEAVER有了更加详尽深入的了解,这不仅使我获得了对于网页制作更加丰富的实践经验,也使我们后来的改版成为可能。

       在我加入贸大在线网络记者团的第一个学期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学习和扩展了网页制作的相关技术,但更重要的,我认为是在这一个学期里我认识了团队中的每位成员,并熟识了部分同事,从她们身上我不但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对她们产生了朋友和亲人般的感情。可以说,是这种感情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我的工作热情,它让我在工作中体会到了更多的乐趣,也让我对这个团体产生了深深的信任和依赖,使得在贸大在线的工作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大约已经到了04年初左右。那时侯技术部部长罗大人已经是大四了,我记得当时全团出去聚了一次餐,在吃饭的时候罗大人当着全团人的面说他下学期要退了,技术部的工作交由我负责,就算是正式把技术部“过户”给了我。当时我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心里并不是很有底,因为我知道我在技术上远远不如罗大人,而在后台方面也了解甚少,对于前辈交给的改版任务能否完成还心存疑惑。好在罗大人以后的工作有问题尽管找他们帮忙,而熟悉后台运作的团长谢缅仍在团里,使我对于能否做好以后的工作减轻了不少疑虑。

       说起这一年技术部所做的工作,除了平时对网页进行的零七碎八的修改以外,最主要的就是上学期对在线网站进行的改版。而提及这次大规模的改版,我最该感谢的人就是在工作中逐渐熟识的技术部的另外一位成员凌淳。在我入团的前半年我很少遇见他,因而对其也不是十分熟悉,对他的工作状况更是不了解。在罗大人离团并对技术部下达了全面改版的任务后,我心里一直在筹划着这件事,并在随后的假期里做出了网站首页和惠园求学、惠园春秋、惠园生活、似水心境、纵横天下等6个页面。但是这和彻底改版所要求的几十个一、二、三级页面还相差很远。当时的技术部只有我和凌淳两个人,我对他又不熟悉,因而也没有开口给他布置任务,就想自己先把几个主要页面做出来改了,以后的再慢慢说。

       谁知刚开学不久我就收到凌淳一条短信,问我要不要开始对ONLINE进行改版。我听了心下窃喜,颇有种抓到了救命稻草的味道。而且他曾经做过改版前的“主页基地”,从技术上看来,美工掌握得颇为娴熟,而罗大人也曾经说过他对页面美工的感觉很好,于是我就把我正在犯难不知从何下手的网站的几个主要栏目——心灵牧场、意见信箱、跳蚤市场、祈愿祝福、主页基地、校园黄页的改版任务交给他处理。当时我们的计划是,在第一阶段先做美工和静态页面,最后集中加入后台程序。

       一周之后,凌淳上交了他的作品,是用PHOTOSHOP画出的网页静态图,十分精致漂亮,尤其是心灵牧场一页非常具有艺术和技术结合的特色,主色调为蓝色,既符合一般人的审美观点,又非常符合心理的主题,一直以来负责心灵牧场的沈景也非常满意。随后我们把这些静态图片通过切片的方法导成网页,网站的主要二级页面初步有了一个框架。

       当时我以为,有了这些主要的页面,改版的工作应该算完成了至少一半,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改版的工作其实刚刚开始。首先是征集了一下大家对基本二级页面的看法,凌淳的作品从设计到颜色都比较令人满意,没有人提出异议。而我负责的包括主页和文编负责的栏目一共六个页面,图片采用的都是团内记者张洁拍摄的校园实景,上面的标志条不少人都说宽了些,颜色也存在争论,毕竟首页是给人印象最深的部分。后来在多方建议下,对首页进行了一些细致的改动,才算基本定型。

       开始我以为有了这些页面大约已经差不多了,但后来发现每个二级页面下还有若干页面没做。除此之外,另一项浩大的工程也摆在眼前——ONLINE的所有页面几乎都是靠一个ASP的动态管理程序来完成的,文编和采访的人把稿件添加上后会自动显示在相应的页面里,同时存入数据库中。而我对数据库和ASP基本一无所知,我所熟悉的只是美工和静态页面等部分。而同事凌淳虽然熟悉数据库,但是对这个动态管理系统也是一知半解。好在谢大人 仍在团里,对这个ASP系统非常熟悉,并且凌淳有较好的C语言基础,在谢大人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自学下,凌淳承担了静态到动态的改版任务。

       随后的两周,就是整个网站改版最关键的阶段了,即是把管理程序添加到静态页面中,使其动态化的过程。记得那段时间凌淳和我几乎每天从中午开始到晚上10点半诚信楼关门都呆在1305,他添加所有页面的动态程序,我负责把添加新闻的页面和几个版块的搜索页面、还有关于我们等页的美工和静态页面做完,以及为不同的二三级页面添加连接等等。当时谢大人只要有时间也都呆在1305,经常是一边教我动态基础或是帮凌淳解决技术难题,一边帮我们做东西,并经常给我们一些很有含金量的指导和建议,但是对于具体操作他却很少干涉我们。其实整个网站的改版,每个角落都饱含着他的心血。

       这一阶段我的工作非常烦杂,原本的耐心几乎消耗殆尽,有时网页制作时不可避免地出现的一些小毛病都气得大声吼叫。但是我的那些工作其实只是琐碎,和凌淳所负责的动态改版相比,工作量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我所面对的都是已经成型的页面,用编辑器修改它们的属性就行了,而凌淳所整日面对的几乎都是满屏细细碎碎的代码。其实我在学做网页的初始也曾经历过对着代码编程的阶段,但我那时编的是简单易懂的HTML,而不是现在凌淳所改的和C语言类似、逻辑性极强的ASP。我知道那种感受,满屏幕小蝌蚪一样的代码看一个小时眼睛就都花了,更别说是大脑还要不停地运转。有时我改累了想去偷个懒吃点东西的时候,一回头总能看见他对着看太久的屏幕因疲劳而眯起的眼睛。每当这个时候,不知被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所感染,我总是回到坐位上继续工作,并且再也不好意思说出那些不耐烦的话。

       在给二级页面添加动态程序的同时,凌淳还穿插着对他所负责的首页栏目的下级页面进行了修改。那时所有页面静态部分基本已经完工,距离我们整合开始几乎已有一周时间。而那段时间恰好是期中左右,期中考试几乎在那几天集中进行。而我们为了不拖延改版的进度,仍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改版上,包括周末回家以后继续通过网络联系,同时继续工作,调试页面等等。记得有天中午我到1305,发现凌淳还没到,就给他发了个短信,结果他3点才到。那几天由于工作繁多我火气比较大,一看他姗姗来迟忍不住火气上涨,耐着性子大声质问到:“你怎么才来?上课去了?我怎么记得你今天下午没课!”他揉揉眼睛说,刚才睡觉来着,昨天晚上回去以后趴在宿舍外边写作业一直写到2点,今天上午有上了两节课,太困所以睡了一会。说着把电脑打开,没有多说继续干了起来。我怔了怔,才想起这几天我们白天几乎全在1305了,昨天晚上也是关楼才回去,平时连写作业的时间都少有。上星期刚听说他因为改版没参加班里组织的活动和同学有了点矛盾,听说还被辅导员叫去说了点什么,也很少听他提起。工作原来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辛苦。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愧疚。但最令我感动的是,无论遇到了怎样的困难,我们都没有因个人原因而拖延网站的改版工作。改版在我们不断遇到和化解问题的过程中,依旧还算顺利地进行着。

       前面提到过,在后来的整合时期,我基本只负责做一些静态页面,比如各版面的文章搜索。由于我对后台的不了解以及相关知识的欠缺,使得我在工作的过程中犯了一个巨大的、画蛇添足的错误——我把每个二级页面下的搜索页面都单独各做了一个不同颜色和图案的,也就意味着每个独立的搜索页面要读取各自不同的数据库。而原来的搜索页面读的却都是同一个数据库!也就是说,要么放弃这些静态页面重新再做一个页面让数据库从中读取,要么把现在的数据库分成6个——分别是在线海报和文编的那五个栏目。静态页面其实没什么技术难度,用PHOTOSHOP做好的图一切导成网页,然后再略作修改即可。一开始当谢大人跟我说起这个冲突的时候,我知道相对于重做页面来说修改数据库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便表示愿意放弃已经做好的页面。当时谢大人摇了摇头,并没有同意我说的,只是说到时候再说吧。后来凌淳实际修改的时候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却并没有让我重新做一个,而是把谢大人找来,一起研究怎么把一个数据库分成好几个。我曾劝他们不要重新费这个力气,谢大人却安慰我说,分开数据库查找的时候反而方便,看着也美观。其实我心知肚明,他们花费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并非为了“方便”、“美观”,而是为了尊重我的工作成果!看着他们盯着1305的球面显示器被刺得眼睛直流泪,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经过前前后后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总算把所有角落扫净,完成了整个网站的改版、上传、数据备份等等。记得当时我们每天网站工作有进度之后,都把整个网站压成一个压缩包,备份到几个电脑里,为了避免混淆还起了版本号4.7、4.8等等。那段时间尽管辛苦,却也乐趣不断。看到我们工作辛苦,团内的其他成员对我们总是十分关心,尤其是王静,每次看到我工作,总是劝我休息一会,别把眼睛弄坏了。而且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们一到1305,其他同学无论在干什么,总是先给我们让出机位。虽然技术工作是由我们几个独立完成的,但是其他成员给予我们的精神支持和鼓励却是难以衡量的。

       在网站集中改版之前一段时间的招新里,我们技术部又迎来了一位新成员王金岭。但是由于他对ONLINE的网站构架和前后台技术尚为生疏,所以在改版的时候没有参与工作。但在改版之后直至期末的时间里,在技术部的值班时间里总是可以恪尽职守,按时参加并帮助社团更新网页等等。在改版后到期末考试前一周ONLINE基本停止工作时,每周一的下午技术部的3名成员总能按时出现在1305,为社团更新网页或者清理硬盘等等。

       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年里,在线给了我技术知识,给了我团队意识,但最重要的是给了我几个相互关心的好友,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志。现在我已然明白了创立再线的师兄师姐把这个凝聚着他们心血的网站当作孩子般对待的心情,我想不管我将何时退出这个团体,都将有一份永远的关怀和牵挂在这里;在熟悉的13楼,铭刻着我们一段混合了汗水和微笑的青春岁月。
posted on 2006-03-30 00:21 NoWhere to Go...Wistina 阅读(179) 评论(4)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文章

Feedback

# re: [UIBEONLINE]我的前后•不算历史的历史 2010-02-21 14:28 Christian
我是2000届的一员,为什么现在uibeonline没有了?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UIBEONLINE]我的前后•不算历史的历史 2010-03-12 18:37 wistina
@Christian
你居然能寻到这里来,呵呵,徐师兄吧?

自我毕业后,online就被收编为学校官网了,现在叫贸大新闻网,网址是news.uibe.edu.cn。
徐师兄,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你原来还帮我内推过Intel,呵呵,好久没联系了啊。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UIBEONLINE]我的前后•不算历史的历史 2011-03-29 13:09 zhouec
你好
我当时也在uibeonline的论坛混过很久,至今仍深有印象
谢谢你们

此外我是广播站的,以前常在1306,呵呵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UIBEONLINE]我的前后•不算历史的历史 2011-07-17 23:37 morphling
你好,我想问一下,原来UIBEONLINE的内容还有备份吗,上面有些我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东西。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