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to Go

... Lost Wishes

  IT博客 :: 首页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42 Posts :: 1 Stories :: 237 Comments :: 0 Trackbacks


(大坑……持续更新中。另:我忽然发现我写成人物传记了……笑。传记就传记吧,很多早就想写的。可能太多了会写不完。时间也肯定会拖很长的,所以语言风格都会有差异,恩。)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说的。
一直出于种种原因,没说或者没说完。我是个很能给自己打岔的人,尤其在写BLOG的时候。
今天夜深人静,吃多了,不想睡。
不知道笔记本的电池够不够用到我写完。我估计悬。
但是如果我没写完的话,请原谅我吧。

我要说的是: 谢谢!!!
我很少当谁的面说出这两个字,因为我怕感情酝酿的不够,显得太不真诚;或者真诚地足够了,泪腺超级发达的我会忍不住哭出来。即使有说的时候,也是装作满不在乎地,从牙缝里挤出来。
但是请相信我,我是真诚的。真诚到几乎愧疚。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即使未完全,对于我也是将落未落了。所以我选在这个时候写这个东西,不理会那没谱的开题报告和专八。我怕过几天之后,会没出息地沉浸在痛苦里无法自拔,失去了写这个我一年以来一直在不断想写出来的东西的欲望。

不知道从何说起。有太多东西想说的时候,总是这样的。
那从最近的说起吧。

***
今天下午去自习,鬼使神差地又走进了607,下意识般地又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上。刚好genius电话过来找我有事,我就告诉他我又进那个教室了。不想一会他居然找了过来。仿佛好多天没见了,因为原来是天天见面的,就像中学一样。如果这么算起来的话,我的整个大学里大概也只有他和豆豆还有小鸡几个人算是真正的“同学”呢。

还是607,周围却已经是空荡荡的了。没有几个人。我会不时有那种错觉,好象昨天还拎着水壶走进教室,里面是满满一屋子的人。

和genius的话题不外乎考研。虽然复习的时候我总是拉着他一下午一晚上地聊天,话题可以从军事历史到古代酷刑再到文人八卦跨国并购,甚至有天晚上我们从一个法制史问题一直把整个中国的古代历史追溯了一遍。但是现在我们的话题似乎只有考研。除了这个,心里再装不下别的。

我知道他现在很不塌实,也知道他在竭尽全力安慰我的想法。然而我依然幼稚愚蠢地无可救药,一意孤行地既悲伤又紧张。好象又回到考前的状态,心里总是那么惶惶然地。我想起考研最后的那几天,我紧张得几乎坐立不安,一眼书也看不下。然而我就是那么幸运,有人心甘情愿地——当然多半不是甘心而是出于好心吧,被我不停地骚扰,以聊天的方法帮我放松心情。想起来真的内疚,这是对每个考研人来说最为宝贵的冲刺时光,而genius就那么慷慨地牺牲了作为为我缓解压力的代价。有时候想想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有什么权利为了自己的一点心情而去拿别人的前程作赌注?而我却那么该死地自私地做了,后果是他现在的郁闷里有我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genius,我知道你会看到的,我猜想或许你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会认真地一字一句把我写的东西都看完的人。所以我要说的是,谢谢你。还有,很多个对不起。


果然木有写完...上一篇才写了不到一半,今天我又挖了个写不到十分之一的大坑...残念...
不过真的还有很多要说.很多很多.
面试.笔试.网申.论文.
虽然我有很多事情,但是我想,这一篇,我会竭尽全力把它完成的.因为有很多想说很久的话,不吐不快.
而且对于那么多那么多一直站在我身边的人,我暂时还无以为报.
但我至少应该让你们知道我的想法,我的感激.
笑.又要开始泛酸了~
So,to be continued again~

***

其实前天学校内部就已经出分了。周围的人大抵通过一些渠道都知道了自己的分数,实在高得有些吓人。虽然不是同一学校同一专业,我仍然像在心里压了一块石头,手也逐渐慢慢变凉,隐隐地发抖起来。他人的成功无疑带给了我莫大的压力,虽然这压力在多数人眼里显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心态平和的人,我从来都会没出息地患得患失,我从来都虚伪得表面上放得很开但却在心底里把自己压抑得几乎窒息。

坐在教室眼睛盯着阅读题,却无论如何达不到应有的速度,仿佛是什么切短了眼睛和大脑之间的关联,意识脱出了身体独立飘荡起来,总缠绕在另外的事情上。

晚上回到宿舍,却依然在不停地忐忑着。意外听到手机的短信响起,拿过来一看,原来是kingtc师兄,很简短的四个字“有座机么?”。我想他或许有什么关于考试的事情着急要告诉我,于是跑到小青蛙屋里去借了一部电话。

原来只是想安慰我。我一边站在走廊里一手捏电话一手握听筒天南海北地和他胡扯,用无比雀跃的声音和他说笑得格外欢畅,一边心里却颤抖地想哭。路过我身边的人都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我,我想大约是我的表情由于内外不一而看上去格外扭曲。那时说了什么,现在完全想不起来,可能是因为当时的言语纯粹出于一种本能的条件反射。无论如何,我只记得当我放下电话的时候,心里好受很多。

其实kingtc师兄,我一共才见过不超过三面而已,和很多朋友一样,最多的交流是通过网络。然而我们彼此之间却好象早已熟悉,至少交流起来没想象之中那种陌生的障碍,直到现在这一刻为止,他很多时候甚至都能令我惊讶地对我作出一些比我本人更精准的预测。用他的话说,仿佛一直被他的幻觉笼罩着。笑。这话可能太容易引人误会,而事实的确如此。 我想我们之所以如此熟稔,或多或少是由于某些潜在的类似。他曾经说过看到现在的我就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我自知不若他天赋禀异,但是听到他这么说,依然觉得开心而放松。

相识的过程几乎就是给他添麻烦的过程。我知道自己是个麻烦的人,从来都是。但是我麻烦的一般都是有些交情的朋友,当时跟他几乎不认识,他斜穿清华几次帮我订房间就为了我改来改去的要求,我实在是觉得有几分歉意。现在熟悉了,歉意也就没了。不过我依然记得感激,尤其是考研的前一天我入住的时候,因为北京刚刚下了今冬最大的一场雪,没法骑自行车。我站在清华西门等他的时候,看见他就穿一件单衣,却是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说是今天已经斜穿了清华好几趟了,因为刚好我住的近春园和他的系馆是个大对角。后来记得最清楚的则是我带着低烧走出英语考场时,第一个接到他的电话,问我怎么样。我没说出来。他问,起码没哭吧?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说,恩。

第二天晚上要走之前他对我说,不管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总之来一趟清华不能白来,就带我骑车在园子里逛逛。清华的确是又大又漂亮,骑车逛了半个小时左右,老园子还没看完。吃完饭天色已经晚了,我本来打算就此打道回府的,他却建议我看看夜景,因为白天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夜景却不是总有机会看到的。夜下的清华真是漂亮,各式灯光照映下的广场让我感到了形容词的匮乏。由于是放假,学校里没什么人,夜色笼罩主干道两旁恢弘的各系系馆透出的气势更衬得广场草坪上点点灯光的迷离清幽。不过略微丢脸的是,我这个睁眼瞎在他的屡屡提示下仍然数次轧过石栏把车骑到了草坪上……@ @

不管结局如何,我从来没后悔过报考清华。来过之后更不后悔,遑论这还是我一年以来坚持自习的心理动力。而且我很高兴认识你,kingtc师兄。谢谢说过许多遍,而以后可能还会继续麻烦。不过我想无论是什么样的以后,我们都会是朋友的。


***
生活中的感动有很多种。
有的会像涓涓细流一样渗入心田,在平淡之中让人慢慢感觉出一份温馨舒适。
有的会像阳光一样把你笼罩其中,让你感觉到从头到脚的融融温暖。
有的会在你生活的某个不经意的场景或片段出现,给你意外的惊喜。
有的会忽然撞击你的心灵,让你一刹那间呆若木鸡,然后会觉得脸上有什么滑过。
有的就是那么若隐若现地,隐藏于不知那个细节,慢慢地待你发现。
然后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
自从考完就投入到了疯狂的找工作之中,不用思量。

不过真的麻烦啊。一找才发现,原来和找工作比,考研是如此单纯的一件事情。一个网申就得写一下午,输入输出的都是英文,令我头晕脑涨。这还不算,教育网最郁闷的就是上国外网要挂代理,即使搜得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挂掉。对于心急如焚火烧火燎的找工作的人来说,大概没有比收到招聘进程通知而死活挂不上代理更郁闷的事了。

事情得从SPACE说起,那天我意图要建BLOG,很多人都推荐MSN SPACE,现在用的人比较多,功能完善也稳定。一江劝我不要用现在这个,理由是服务商不知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挂了。但是我说不行啊,我在学校呆的时间比较长,教育网上不了SPACE,代理又太没谱。一江说你别急,我给你开个长期的吧。

认识一江的时间似乎比较早了,七八年前吧,我记得我高一他初三,或者更早。那时候我才刚开始长时间地上网,学着做网站,他就是做网站的时候相互交换连接认识的。最初的细节已经因为久远而有些记不清了,不过记得他那时侯叫ohnet,网站是天蓝色,很是活泼清新,而且最令我崇拜的是,技术含量不小。当然和他现在超专业级的设计和技术都没法比,但是对于那时还停留在FP时代,丝毫不懂得什么叫美工和布局的我来说,他网站里的控件和JS就足够令我崇拜半天了。(插一句,MS不管如何强大,FP绝对是个天诛地灭的东西。直到后来我进了ONLINE全面熟悉DW之后,才遭人鄙视地知道了DW和FP的天壤之别。FP带给我唯一的好处是,逼着我学会了看HTML和CSS……)

反正认识了就那么一直认识下去了,但世界上有些事情,不能说不存在一些偶然的奇妙的巧合。就像我做网站认识了很多人,但那些人都在后来的时间中都从我QQ里慢慢消失了。但是他却留了下来,一直不怎么熟稔却一直没有删掉,连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中学时在网上偶有联系,也没记得什么特别的事件。就是有一次他给我传了个恶意小程序,让我在很短时间内迅速做出四位数加减法,否则光驱就会不停地弹出来。这把我激怒了,骂他什么忘了,大约还扬言要把他删掉。他乐呵呵地送了个解药过来,还叮嘱我不要拿去害别人。再后来我高三,然后是他高三。期间断断续续说过一些关于他计算机省级奥赛得奖却屡屡和保送擦肩的事,时间就慢慢滑到了大学。

大学之后联系开始逐渐多了起来,很意外地发现他却改变很多,和过去那个发恶意程序给我的小男孩感觉起来判若两人,可能是长大了吧。笑。其实他和我同龄不同级而已,实际还比我大一个月。我提及那件事的时候,他还真诚地道歉,说那时候懂点技术就瞎炫耀,不懂事。
大二的时候我进ONLINE做技术,他的事业也开始起步了。说是事业,的确没错,我总觉得他以后肯定是个成功人士。那时开始他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还给我挂了个名。虽然我总说有事可以帮忙,但似乎一次也没帮上过。倒是每次我在家折腾电脑近乎绝望的时候,总会向他求助,而他总是倾力相助。

倾力相助。没错。其实严格说他是我单纯的网友,一次也没见过。大学后有次他来北京,当时我正准备考研上课,也没顾上去见一面,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冷酷无情。然而他总是像特别熟悉的朋友一样在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不遗余力地拉我一把,然后在我真诚的感谢以后说,呵呵。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公司,似乎也更忙了,我问他以后是否还来北京发展,他也不置可否。除了有某些话题可以讨论的时候,我们之间的交流称不上很多,但却总少不了相互对于近况的交流和鼓励。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在我看来没什么来由地说我很强,我们以后都会很强,然后鼓励我。无论我成败与否。这么多年来,他在我印象中早已是一个熟悉的朋友,至于见与不见,并不重要。但是我相信,我们在某个时间一定会见面的,无论多久。就像我毫无疑问地相信,他一定会成功一样。


***

今天回学校了。
找工作开始养成的毛病,只要上网,必定先看邮箱。
看见一封信,来自Intel。
虽然总是带着希望和失望的期望,但心还是震了一下。蓦地。

其实只不过是一封Resume Confirm Letter而已,让我去网站确认简历。信上写到:
You are getting this message for one of the following two reasons:
1. Your resume that was submitted to our database prior to June 2004 has been transferred into our new resume database. To verify that your resume is correct, or to update your resume information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below.
2. Christian has submitted your name to the Intel Employee Referral Program as a potential job candidate.

……
明天Deloitte要笔试
所以我要早睡。这一篇没有写完。
不过刚看见Christian师兄了,向他说了谢谢。他一再强调是举手之劳,让我不要这么客气。
影和小菲都说过,你这人客气得有时候挺招人烦的。
可我怎能不说谢谢,怎能不感激。
尤其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向我伸出一把手的人。

其实这样的人很多。但是我决计写完,即使写到明年。
所以呢
请继续关注:)

……

笔完了,继续吧。

其实Christian师兄和我真的不熟。当初怎么认识的实在是忘记了,但是我只知道他是ONLINE技术部的元老之一,曾经在网上聊过几次。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毕业去了深圳,所以虽然他是严格意义上的师兄,却并没有真正见过。但是当他知道了我是ONLINE的师妹,对我还是多加照顾。记得当时改版,我曾经见过他们那时做过一款不错的设计,就想管他要张图来参考,他却把源文件都给了我,还对我说,一个女孩子管技术部,不容易啊。

昨天上网问起我考研的事。我说希望不大,所以正在找工作。他就对我说,你把简历给我一份,如果对他们公司有兴趣的话,可以内部推荐帮我看看北京这边有没有合适的职位,好像正在招一些比较初级的工作。后来,就像开始写的一样,收到了Resume Confirm Letter,来自Christian的公司,鼎鼎大名的Intel.

谢谢你。不管是不是举手之劳,我都很感激。



***
今年清华的法硕有人考400。各个群里都这么说。
恩。清华其实早出分了。
但是我不想知道。所以我把查分的用户名和密码丢了。然后,心安理得地找工作就是。

各个群都在对清华400议论纷纷,至少我看见的很多如此。间或有人冒出来说,那个人啊,我认识。看到这我便跳出来问,你如何认识?然后得知其实是在网上偶尔聊过等等。

其实那个人我才是真的认识。老虫是我的网友,我QQ里到考试截止之前除一江以外唯一没有任何生活中接触的人。所以对于某些人我觉得很好笑。认识又怎样,讨教经验再重来一遍么?

认识老虫和空山大约是在半年前了。那时无意之中加了一个法硕的QQ群,于是便认识了其中的两位管理员,老虫和空山。当然也有别人,不过由于种种原因都没能熟悉,可能是因为和他俩一起讨论问题的时候比较多吧。他俩关系似乎不错,却有着截然迥异的风格。老虫看上去比较沉稳,而空山似乎更加灵活,平时说话完全不着边际,但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却非常敏锐透彻。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第一次聊天的时候得知他们分别是山大和浙大的毕业生,问起他们目前的职业,空山居然回答在金碧辉煌做鸭。(— —)|||||| 我实在吃不准他话中的斤两,便一个劲地问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做XX。他大笑一通以后也没回答我,最后还是老虫对我说,他这人说话一向没谱,别理他。和空山相比,老虫的感觉似乎更加朴实温和,加之和我报有相同的志向,于是便慢慢熟悉起来。

复习真正开始便没时间上网了,大家都只是偶尔上来交流下意见,再彼此问问复习情况而已。我和已经日渐熟悉的老虫相互留了手机号,因为大家用的参考书都差不多,所以复习累了就经常通过短信讨论一下书中的复杂案例等等。由于共同语言比较多加之我吃准了他是个敦厚温和的家伙,所以他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在复习间歇以短信骚扰比较频繁的人之一。不过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考个400,真是可怕的山东人啊。(注:此处称呼绝非传说中的地域歧视,而是本人一贯对某些高分省份强人带有崇敬嫌疑的叫法。如同班的genius就经常被我称之为“可怕的湖北人”,及对同年级某些强人议论的时候称呼为“可怕的XX人”。不过山东人倒的确是用的最多的……笑。)

之前除了学习当然也兼带着说些别的,由于我在群里单单和老虫比较熟,所以这本简单正常的关系也成为某些人的笑柄。不过后来对于一些不带恶意的玩笑,我也逐渐练得熟视无睹了。出分的那天,其实我并不知道清华已经出分了。看见论坛上有人在叫嚣,急忙问他知道不知道。他说的确已经出了。我看到他的签名换了,改成了“平静”二字,当时就有强烈的感觉他大概考了个很不一般的分数,于是就问,多少。他死活不说。我把他逼急了,他就跟我说,以后不要再和我说话了。我心想,哼哼,小样儿,跟我来这套,于是也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子叫嚣,你以为我真会见你啊,我根本不会见你。(当然这话是有背景的,因为我们报的学校一样,他可能原以为我们会做同学的……不过话说回来,当时是稍微有点急了……)他没说话。过了一会跟我说,400。还说,其实我不想说的,尤其不想在像你这样的人面前说。

我一直知道老虫是个很好的人。说实话,平心而论,我可以保证,我的朋友从人品到性格几乎都是一等一的,所有的朋友。但是之前虽然也熟稔,我却并没完全把他和现实生活中的朋友等同起来。一般来说对于周围存在的人,说话才会顾及别人的心情和感觉,对于一个网友,一个骄人的成绩炫耀一下又有何不可?如果他真那么做了,我想我会真心实意地祝福他。但是他却绕了那么大一个弯,最后还逼得我骂了他两句。不过我很感激,也的确为他高兴,因为我想,也许我的真实生活中又可以多那么一个像大个或者清尘一样好的朋友了。(这句话好假……汗。因为没写到大个,怕引起这只的不满,故在此稍微平衡一下先。不过他让我给他写十年的传记!你当我打字机器啊?是不是人啊你。怨念……)

因为考完了,所以大家在群里一块聊天的机会就又多了起来。我的成绩我没说,很善解人意的老虫也没问,大家纷纷打探,只是我一直回避。空山跟我私聊说,你考多少啊?我说,我考试的时候发烧了。然后我很好奇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我能考多少啊?空山想了一下,说,390,现在发烧360吧。我当时听完无比感动。因为我一直知道,周围的人拿我考研这件事情,大多是当笑话来听的,何况是清华。我打算考清华的事情在半年前复习还没正式开始时就迅速传遍了整个年级就是最佳例证,我不知道这风言风语里含了多少人的轻蔑和鄙视,不过我根本不在乎。用S的话说,就是根本不予理睬。真的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总有人是真正相信我支持我的。比如空哥。我当时简直可以用激动来形容,因为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一个仅仅讨论过问题的网友对我的能力给予如此的肯定。我对空山说,不管真假,我都很感谢你的信任。他说“当然真的  我感觉你特聪明  很适合学法律  而且英语又好  所以我觉得你这次应该差不到哪里去”。说实话,这是我自开始灰暗的考研生活后听到的最令人欢欣鼓舞的一句话,几乎把我有可能夸的地方夸全了。我当下感动得一塌糊涂,立刻答应他来北京玩的话我全陪。后来我们稍微谈了下旅游的事,我对我一个北京人还没去过十三陵感到万分的羞愧。

不过由于网络本身的某些特性及其对于交流的障碍,不愉快的时候当然也有。比如某次在群里不慎成为众矢之的的我隔着屏幕被生生气哭了。因为我一向是那种人,活得特别累但是特别有尊严,而尊严这东西是最容易受到侵犯的,尤其对于我这种言行极其不慎重的人。不过好在我很健忘,不愉快的事情很快便忘记了。

****
这个坑先这样了。
再往下续的话会太长了。恩。
其实我连男孩子篇还没写完呢,后面还有N多人的女孩子篇。哼哼。债算是欠下了。
以上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内接触得比较多的人了,所以么,从最近的写起。
当然还有一直在我身边的老朋友,不在此列。
呵呵
都会写到的,只要你们不从我的身边消失。所以要常想起我哇:)

当然还有很多不得不提的人,雪,大个,SUSAN,清尘,还有橘子小姐,季风MM,以及最最亲爱的senru。
我要对你们说,恩,谢谢,还有,亲亲。
男生不亲,省得有人抱怨遭到龙吻。
笑。感谢你们。所以以后还少不了我的继续麻烦和骚扰,不接受也不行。

-END-

posted on 2006-03-06 21:36 NoWhere to Go...Wistina 阅读(261) 评论(8)  编辑 收藏 引用

Feedback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06 22:06 soultaker
强烈建议猪续写的时候开新坑……

这样我找到我自己的那章节比较方便……嘿嘿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07 21:50 flyinsnow
靠,你够能刨坑的!佩服,男人一个一个冒出来……雨后春笋般……哇卡卡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08 12:21 wistina
……
无语了。确实写的都是男孩子啊……就知道有人会这么反应。哼。
其实我是有意要把男女生分开写的,以后会写个女孩子篇~~拉拉拉
不过这个坑真写死我了。
先不续了,以后开篇新的。。。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09 01:53 soultaker
解释吧……
只可能越描越黑…………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09 22:29 流浪的鹰
啥也不说了,感动得一塌糊涂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16 19:55 ohnet
不错啊~~看着像小说,继续写吧,我找同学改个剧本帮你拍个电影出来,嘿嘿~~《无极wish》

^_^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22 12:05 空山新雨
怎么写我就这么一笔带过啊,我要做主角。。。。。。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喂,我要对你们说 2006-03-22 12:28 冰雨
看到这篇后就想到一句话,留在你Q里了:)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