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肥鼠,飞翔

Easy come, easy go.

只有珍惜,才能可贵。

  IT博客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
  12 随笔 :: 1 文章 :: 3 评论 :: 0 Trackbacks

2006年3月12日 #

要播放MKV或者采用相同编码的1080P/I 或者 720P/I 电影,最好用韩国人编写的播放器KMPlayer多国语言版,效果很不错,还支持在线更新。如果安装了电驴,可以用这个链接下载:ed2k://|file|HA-kmplayer%E7%BB%BF%E8%89%B2%E4%B8%AD%E6%96%87%E7%89%88.rar|22149345|AE0F9F5350A354230DD615525216D538|h=KQQ7NIOM5TBJ57NCQME3FQYVRPJ5UY5A|/
这是绿色免安装版本,中文、支持在线升级,不错。

现在又多了一种编码:ON2公司的1280 x 544 的VP编码,可以到ON2公司的网页下载Windows Media Player的解码器,免费的。

我现在就碰到过这两种编码,有其他编码的解决方法,大家跟贴呀。

posted @ 2006-03-12 17:46 Travel Jack 阅读(990) | 评论 (2)编辑 收藏

2006年1月19日 #

 这个世界好像真的是为了游戏而生的。调侃地说,战争是政客玩的游戏,商业是股东玩的游戏,技术更新是工程师玩的游戏,法律是律师玩的游戏。只要对社会有推动作用的,都是“好游戏”。

游戏都会有一个规则,否则游戏无法进行。就像游戏有外挂一样,玩游戏的人总有想超越规则的人在。像垄断、制裁、特权等等,也是现实中的外挂。中国玩游戏的人喜欢外挂,因为现实中的“外挂”也太多了;不能在现实中玩外挂,游戏里总可以体验一下。“不能让游戏玩我,是我在玩游戏”,说得很“对”,所以就不遵守规则了,所以就没法玩了。

作弊,不是外挂。三五人暗定规则,突破规则中的漏洞,这是潜规则。大多潜规则不是秘密,但是不能捅破;即使被曝光,也因为潜规则在暗处,偷梁换柱总能过关,甚至指桑骂槐说你是笨蛋,自己不用还限制别人。

理想的游戏环境不敢想,希望的是规则中不但有权利,还要有责任;游戏中的人都要有责任。

posted @ 2006-01-19 19:51 Travel Jack 阅读(7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6年1月18日 #

今天去办了二代身份证,算了一下,照相20元,办证交20元,直接成本40元。为了办证,打的一共用了114元;排队口渴买了一瓶可乐,3元。以上一共157元。

我想,直接成本40元全国大体一样,其他费用平均下来也应该有20元吧。
照相点直接收费:20元*12亿=240亿元
办证中心直接收费:20元*12亿=240亿元
其他费用:20元*12亿=240亿元

全国人民为二代身份证支出:240亿元*3=720亿元

其他明细不知道,但确实被这720亿元确实吓了一跳。
posted @ 2006-01-18 18:48 Travel Jack 阅读(9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6年1月17日 #

曝光
曝光由镜头快门和光圈-镜头孔径控制。快门是控制光进入镜头的时间长短,而光圈是控制进入镜头的光的光量多少。镜头快门的快慢和快门的数字成正比,就是快门的数值越大,快门就越快,如500的快门比125的快门快4倍。光圈的大小和光圈的数值成反比,就是光圈的数值越大光圈越小,进入镜头的光量越少,如11的光圈比8的光圈光量少1倍。如果在一个环境下拍照,250的快门和5.6的光圈可以得到正确的曝光;我们把镜头速度调为500,由于快门快了一倍,光圈就要调大一个数值以保证正确的曝光,此时光圈要调为4增大一倍的入光量。也就是为了达到正确的曝光,就是快门和光圈可以有任意个组合。但是,对于想有一定特殊效果的照片,并不是如此。

景深
景深是指照片可以清晰重现物体距镜头距离的一个范围。景深是受到光圈的影响的,光圈越小景深越大,光圈越大景深越小。如果拍摄风景,当然需要尽量大的景深,可以尽量把光圈调小。如果是拍人物风景照片,则需要先对焦,之后调光圈,把需要的景深(最近的人物到无穷远)的数值包含在光圈的数值内,再选择快门保证正确的曝光。如果是要某一部分的特写,需要把其他的部分模糊使他们不会影响主体,就需要调小光圈,准确对焦。

快门
针对不同的要求,快门也有很多选择。如体育运动,主体处于运动状态,需要快快门避免模糊,但也可以使用跟随拍摄方法以产生动感而又不会使主体模糊。又比如拍摄水,如果需要凝固的水的效果,需要大的快门速度;如果需要绸缎般的水的质感,就需要小快门速度。当然,这种速度感觉每个人感觉并不一样,而且不一定准确,可以用不同的快门速度多拍几张,挑选出自己最满意的一张作为最后的作品。

聚焦
聚焦就是使拍摄主体清晰地重现在照片上。业余的和专业的区别就在于对聚焦的要求,专业的摄影师对聚焦是吹毛求疵的,要求准确的聚焦。要想拍出聚焦好的照片,就要根除“大概好了”的思想。

拍照的时候
如果一张照片是全部模糊,这一张照片不是聚焦的问题,而是照相机晃动或者手抖了的原因;如果是聚焦不准确,照片中总有清晰的部分。要想拍照排除晃动和手抖的影响,注意以下几点:
1、 用手掌托起相机,手肘尽量找到一个支点,形成一个稳固的相机固定平台;
2、 摁快门时,避免猛地用力。保持一个小力量恩动快门,慢慢地往下压,摁到底时,快门开始动作,不要马上松开手指,保持一段时间,让快门完成动作后才松开。
3、 如果有可能,尽量使用固定三角架和快门线,这是保证不会晃动的最好保证。
posted @ 2006-01-17 23:28 Travel Jack 阅读(29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5年11月14日 #

前几天到崇州的街子参加一个忘年交朋友的婚礼。

他23岁就当上了新郎官,一脸幸福,真的好羡慕。我已经有快一年没和他见过面了,他居然发福了,身材魁武、大个了,显得成熟;待人接物时熟练的客套,比起去年还是一脸的稚气,真让我好一阵子才接受得过来。只是,和我们这一帮朋友在一起时的直言不韪,眼神里偶尔闪过的一丝调皮才让我感到这就是他。

结婚的一大堆礼仪和仪式把新郎官折腾得够呛,而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无关紧要,只是感受其中的氛围和乡镇的婚礼风俗。酒是必不可少的,酒酣耳热之时也都有一番言辞。邻里街坊大都来庆贺。一餐分三次入围,每次40桌左右,一日两顿,每天大概有3000人次的贺客;两天下来,竟然有6000人次之多,好一个盛大的婚宴,在城里是无法想象的。

为新人干杯!
posted @ 2005-11-14 19:30 Travel Jack 阅读(95)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5年11月10日 #

要解除 NCR MP-RAS UNIX 对 root 用户的 FTP 登陆限制,修改 /etc/ftpusers 文件,把含有 root 的这一行用“#”屏蔽掉,或直接把这一行 dd 掉,root 用户就可以用 ftp 协议登陆到系统中。
posted @ 2005-11-10 22:01 Travel Jack 阅读(207) | 评论 (1)编辑 收藏

和一个已经快两年没见面的朋友聊天,他说很感谢我教会他怎样做好事情。我很奇怪,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在他刚开始开展工作的时候总觉得很难做好事情,努力的去付出也得不到好的回报。有一次和我聊天,我说要做好事情就要有心和诚心,并且让对方感觉到,离成功就不远了。他听了,也照做了,现在已经从一个销售代表做到了区域销售经理。我也很感慨,要听得下朋友的意见,而且把认为好的坚持做下去,需要的不仅仅是恒心,还需要悟性。

其实,有心和诚心,在做任何事情上都是有效的。除了刚才说的做销售的朋友,我做服务的也是一样的。把客户的需求和要求记在心里,并不断努力,直到做好。事情是做好了,可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把人也做好了。为他人真心实意地做事情,是人都会有感动的。和别人合作做一件事情,到事情做完,合作的人和自己还没有成为朋友(什么是朋友?自己可以想想。也许仅是一般般的朋友,也不错),也就是事情是做了,可是没把人做好。

做人做事,做事做人,一个过程可以做好两件事情,这两件事也是可以互相影响和共同提高的。

posted @ 2005-11-10 20:52 Travel Jack 阅读(9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5年11月9日 #

以前听过一个朋友讲的笑话,时间过了很久,忘记了。在网上搜寻到,整理如下:

  Part 1
  ===  
        包子和面条大打出手,但是包子因为太肉脚, 
  被面条打的落花流水, 
  于是在离去时,对面条撂下一句:‘好胆别走,我去叫伙伴来教训你’ 
  包子就去约了煎包、馒头、面包等,准备去找面条理论理论, 
  就在路上遇到了泡面, 
  包子等人于是围住了泡面一阵毒打, 
  泡面被青红皂白打了一顿后, 
  问包子为何打他? 
  包子回答:面条,别以为烫了头发,我就不认得你! 
  --------------------------------------------- 
  Part 2 
  === 
  话说泡面被海扁完以后 
  觉得很不爽 于是伙同米粉,乌龙面,日本荞面和炸酱面 
  要去找包子算帐 
  不料 在路上遇到了小笼包 
  泡面指细看了一会儿 说道:兄弟们,上! 
  泡面扁的更是用力 
  在扁完小笼包后 面族人扬长而去 
  后来其他人问泡面说:你刚刚扁的好卖力 我们都不知道你那么讨厌他耶 
  泡面说:本来想稍微K一下就好 
  没想到他还装可爱 还穿童装...越想就越气 
  --------------------------------------------- 
  Part 3 
  === 
  话说泡面海扁完小笼包后,真是越想越气, 
  由于想来个续摊,再次伙同众面们再去找小笼包, 
  没想倒在路上遇到了割包, 
  哗!泡面狂怒一声,带头狂扁呀, 
  打得众面们都有点觉得惨忍了, 
  众面把泡面拉开来,问它说:“你怎么这么生气呀?” 
  泡面说:“太过份了,装可爱就够了,还给我头发中分...。” 
  -------------------------------------------- 
  Part 4 
  === 
  小笼包知道自己为何被扁之后..... 
  觉得很受委屈..... 
  于是把情形告诉菜包.豆沙包.水煎包.酸菜包.. 
  “你待在这边.我们去找那个烫头发的“.. 
  他们很生气的去找泡面算帐.. 
  途中.遇到了米粉.. 
  于是狠狠的把米粉修理了一顿...... 
  离去的时候说“老兄.自己头发烫坏了.就该乖乖待在家里.. 
  不要看人家可爱..就心理不平衡..**!!“ 
  --------------------------------------------- 
  Part 5 
  === 
  话说包子上次被面条海扁一顿后,心情又够郁卒, 
  因此找了小龙包、菜包、水煎包、汤包等包一起去吃火锅去去霉气, 
  一进门看到了金针菇, 
  包族不分青红皂白把金针菇打了一顿, 
  留下一句话说:“不要以为你戴了帽子我就认不出你来!” 
  --------------------------------------------- 
  Part 6 
  === 
  话说面条一族和包子一族,两族族人积怨已深。 
  两方人马常常看不顺眼就互殴一场。 
  一天,面族一群人在路上闲晃,看到叉烧包一人落单。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想起之前泡面等人的恩怨, 
  二话不说,就把叉烧包恶狠狠的痛打一顿, 
  面条边打边嚷........ 
  “给我用力打,不要因为他吐血了,就放过他!!” 
  --------------------------------------------- 
  Part 7 
  ==== 
  可怜的叉烧包头破血流的带著满身伤去找包子求救 
  包子一怒之下,伙同红豆饼绿豆糕前去火拼 
  战情一触即发,路人纷纷走避 
  只见薯条一人悠闲的在压马路 
  一票人二话不说,批哩啪啦拳打脚踢的将薯条狠狠揍了一顿 
  包子怒气未熄,又补了两脚,说道:“打了人还敢穿的 
  金光闪闪的逛街!欠扁!给我继续打。” 
  --------------------------------------------- 
  Part 8 
  ==== 
  话说薯条被打了之后觉得实在太没道理了, 
  就去找他的好朋友,香蕉条诉苦, 
  香蕉条一听,觉得是面族拖累了薯条, 
  于是就找了刀削面,拉面和空心粉去找包子族定场子, 
  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肉丸, 
  这些面族不分清红皂白就把肉丸给打到地上爬不起来。 
  走的时候香蕉条撂下一句话, 
  “下次隐身术没练好不要出来被我看到,半透明的包子,一下就会被发现啦!” 
  ------------------------------------------ 
  Part 9 
  ==== 
  话说面条和包子持续不断的街头战争 
  已经造成不少无辜的路人遭殃 
  甚至成为战争的一份子 
  这一天 
  面条和包子两大族群又在街头打了起来 
  只见一个无辜的路人同时遭到双方人马围殴 
  引起不少围观群众的同情...... 
  路人甲:“ 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两边联手打一个路人呢?” 
  路人乙:“ 听说是因为那个人立场不明确的关系。” 
  路人甲:“ 有这么严重吗? ” 
  路人乙:“ 没办法,谁叫他是“面““包“呢。” 
   
  ------------------------------------- 
  Part 10 
  ==== 
  话说包子与面条的梁子越结越深 
  每当两派人马上街寻仇时 
  行人莫不走避 
  一天面条家族们在压马路之际 
  意大利面看到了对街的馒头 
  大喝一声“有胆子别走!” 
  冲到对街和众兄弟把馒头海扁了一顿 
  奄奄一息的馒头说“你...你为什么打我?” 
  意大利面狠狠的答“你以为你去拉皮我就认不出来吗?死包子!
posted @ 2005-11-09 23:08 Travel Jack 阅读(11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听过Pink Floyd的一首歌:Time,有评论说:《Time》表现的是对光阴虚度的追悔和对故乡的眷恋,歌中这段歌词相当富有哲理“你跑呀跑,与太阳并驾齐驱,它落山了,跑了一个来回,又出现在你身后,太阳在对应的方式里是相同的,不过你却渐渐衰老,呼吸短促,离死亡的日子越来越近”。

有人认为Pink Floyd是一个迷幻摇滚乐队,我更愿意把他们归类为艺术摇滚。

找到Time的歌词,附录如下:
Ticking away the moments that make up a dull day
You fritter and waste the hours in an off-hand way
Kicking around on a piece of ground in your home town
Waiting for someone or something to show you the way
Tired of lying in the sunshine staying home to watch the rain
You are young and life is long and there is time to kill today
And then the one day you find ten years have got behind you
No one told you when to run, you missed the starting gun
And you run and you run to catch up with the sun, but it's sinking
And racing around to come up behind you again
The sun is the same in the relative way, but you're older
And shorter of breath and one day closer to death
Every year is getting shorter, never seem to find the time
Plans that either come to naught or half a page of scribbled lines
Hanging on in quiet desparation in the English way
The time is gone the song is over, thought I'd something more to say

posted @ 2005-11-09 21:23 Travel Jack 阅读(11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这是余秋雨出名前的小说,没有丝毫功利心,有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
{
         一年前,我受死者生前之托,破天荒第一次写了一幅墓碑,碑文曰“酒公张先生之墓”。写毕,卷好,郑重地寄到家乡。 

  这个墓碑好生奇怪。为何称为“酒公”,为何避其名号,为何专托我写,须从头说起。 

  酒公张先生,与世纪同龄。其生涯的起点,是四明山余脉鱼背岭上的一个地名:状元坟。相传宋代此地出过一位姓张的状元,正是张先生的祖先,状元死后葬于家乡,鱼背岭因此沾染光泽,张姓家族更是津津乐道。但是,到张先生祖父的一代,全村已找不到一个识字人。 

  张先生的祖母是一位贤淑的寡妇,整日整夜纺纱织布,积下一些钱来,硬要儿子张老先生翻过两个山头去读一家私塾,说要不就对不起状元坟。张老先生十分刻苦,读书读得很成样子,成年后闯荡到上海学生意,竟然十分发达,村中乡亲全以羡慕的目光看着张家的中兴。 

  张老先生钱财虽多,却始终记着自己是状元的后代,愧恨自己学业的中断。他把全部气力都花在儿子身上,于是,他的独生儿子,我们的主角张先生读完了中学,又到美国留学。在美国,他读到了胡适之先生用英文写的论先秦逻辑学的博士论文,决定也去攻读逻辑。但他的主旨与胡适之先生并不相同,只觉得中国人思绪太过随意,该用逻辑来理一理。留学生中大家都戏称他为“逻辑救国论者”。20年代末,张先生学成回国,在上海一家师范学校任教。那时,美国留学生已不如胡适之先生回国时那样珍贵。师范校长客气地听完了他关于开设逻辑课的重要性的长篇论述后,莞尔一笑,只说了一句:“张先生,敝校只有一个英文教师的空位。”张先生木然半晌,终于接受了英语教席。 

  他开始与上海文化圈结交,当然,仍然三句不离逻辑。人们知道他是美国留学生,都主动地靠近过来寒暄,而一听到讲逻辑,很快就表情木然,飘飘离去。在一次文人雅集中,一位年长文士询及他的“胜业”,他早已变得毫无自信,讷讷地说了逻辑。文士沉吟片刻,慈爱地说:“是啊是啊,收罗纂辑之学,为一切学问之根基!”旁边一位年轻一点的立即纠正:“老伯,您听差了,他说的是巡逻的逻,不是收罗的罗!”并转过脸来问张先生:“是否已经到巡捕房供职?”张先生一愕,随即明白,他理解的“逻辑”是“巡逻侦缉”。从此,张先生再也不敢说逻辑。 

  但是,张先生终于在雅集中红了起来,原因是有人打听到他是状元的后代。人们热心地追询他的世谱,还纷纷请他书写扇面。张先生受不住先前那番寂寞,也就高兴起来,买了一些碑帖,练毛笔字。不单单为写扇面,而是为了像状元的后代。衣服也换了,改穿长衫。课程也换了,改教国文。他懂逻辑,因此,告别逻辑,才合乎逻辑。 

  1930年,张先生的父亲去世。遗嘱要求葬故乡状元坟,张先生扶柩回乡。 

  坟做得很有气派,整个葬仪也慷慨花钱,四乡传为盛事,观者如堵。此事刮到当地青帮头目陈矮子耳中,他正愁没有机会张扬自己的声势,便带着一大帮人到葬仪中寻衅。 

  那天,无数乡人看到一位文弱书生与一群强人的对峙。对他们来说,两方面都是别一世界的人,插不上嘴,也不愿插嘴,只是饶有兴味地呆看。陈矮子质问张先生是否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如此筑坟,为何不来禀告一声。张先生解释了自家与状元坟的关系,又说自己出外多年,不知本地规矩。他顺便说明自己是美国留学生,想借以稍稍镇一镇这帮强人。 

  陈矮子得知了张先生的身份,又摸清了他在官府没有背景,便朗声大笑,转过脸来对乡人宣告:“河西袁麻子的魁武帮弄了一个中学生做师爷,神气活现,我今天正式聘请这位状元后代。美国留学生做师爷,让袁麻子气一气!”说毕,又命令手下随从一齐跪在张老先生的新坟前磕三个响头,便挟持着张先生扬长而去。 

  这天张先生穿一身麻料孝衣,在两个强人的手臂间挣扎呼号。已经拉到很远了,还回过头来,满脸眼泪,看了看山头的两宗坟莹。状元坟实在只是黄土一杯,紧挨着的张老先生的坟新石坚致,供品丰盛。 

  张先生在陈矮子手下做了些什么,至今还是一个谜。据说,从此之后,这个帮会贴出的文告、往来的函件,都有一笔秀挺的书法。为了这,气得袁麻子把自己的师爷杀了。 

  又据说,张先生在帮会中酒量大增,猜拳的本事,无人能敌。 

  张先生逃过三次,都被抓回。陈矮子为了面子,未加惩处。但当张先生第四次出逃被抓回后,终于被打成残疾,逐出了帮会。乡人说,陈矮子最讲义气,未将张先生处死。 

  张先生从此失踪。多少年后,几个亲戚才打听到,他到了上海,破着腿,不愿再找职业,不愿再见旁人,躲在家里做寓公。父亲的那点遗产,渐渐坐吃山空。 

  直到1949年,陈矮子被镇压,张先生才回到家乡。他艰难地到山上拔净了坟头的荒草,然后到乡政府要求工作。乡政府说:“你来得正好,不忙找工作,先把陈矮子帮会的案子弄弄清楚。”这一弄就弄了几年,而且越弄越不清楚。他的生活,靠帮乡人写婚丧对联、墓碑、店招、标语维持。1957年,有一天他喝酒喝得晕晕乎乎,在给乡政府写标语时把“东风压倒西风”写成了“西风压倒东风”。被质问时还轻描淡写地说只是受了当天天气预报的影响。此地正缺右派名额,理所当然把他补上了。 

  本来,右派的头衔对他倒也无啥,他反正原来就是那副朽木架子。只是一个月前,他刚刚与一个比他年长8岁的农村寡妇结婚,女人发觉他成了双料坏人,怕连累前夫留下的孩子,立即离他而去。 

  四年后,他右派的帽子摘了。理由是他已经改恶从善。实际上,是出于县立中学校长对政府的请求。摘帽没几天,县立中学聘请他去担任英语代课教师。县中本不设英语课,这年高考要加试外语,校长急了,要为毕业班临时突击补课。问遍全县上下,只有张先生一人懂英语。 

  他一生没有这么兴奋过。央请隔壁大娘为他整治出一套干净适体的服装,立即翻山越岭,向县城赶去。 

  对一群乡村孩子,要在五个月内从字母开始,突击补课到应付高考水平,实在艰难。但是,无论别人还是他,都极有信心,理由很简单,他是美国留学生。县中里学历最高的教师,也只是中师毕业。 

  开头一切还算顺利,到第四个星期却出了问题。那天,课文中有一句We all love Chairman Mao,他围绕着常用词love,补充了一些解释。他讲解道,这个词最普通的含义,乃是爱情。他在黑板上写了一个例句:爱是人的生命。 

  当他兴致勃勃地从黑板上回过身来,整个课堂的气氛变得十分怪异。女学生全都红脸低头,几个男学生扭歪了脸,傻看着他发愕。突然,不知哪个学生先笑出声来,随即全班爆发出无法遏止的笑声。张先生惊恐地再看了一下黑板,检查有没有写错了字,随即又摸了摸头,持了捋衣服,看自己在哪里出了洋相。笑声更响了,40几张年轻的嘴全都张开着,抖动着,笑着他,笑着黑板,笑着爱,震耳欲聋。这天的课无法讲完了,第二天他刚刚走进教室,笑声又起,他在讲台上呆站了几分钟就出来了,来到校长办公室,声称自己身体不好,要回乡休息。 

  这一年,整个县中没有一人能考上大学。 

  张先生回家后立即脱下了那身干净服装,塞在箱角。想了一想,端出砚台,重新以写字为生。四乡的人们觉得他命运不好,不再请他写结婚对联,他唯一可写的,只是墓碑。 

  据风水先生说,鱼背岭是一个极好的丧葬之地,于是,整座山岭都被坟墓簇拥。坟墓中有一大半墓碑出自张先生的手笔。他的字,以柳公权为骨,以苏东坡为肌,遒劲而丰润,端庄而活泼,十分惹目。外地客人来到此山,常常会把湖光山色忘了,把茂树野花忘了,把溪涧飞瀑忘了,只观赏这一座座墓碑。死者与死者家属大多不懂此道,但都耳闻张先生字好,希望用这样的好字把自己的姓名写一遍,铭之于石,传之不朽。 

  乡间丧事是很舍得花钱的,张先生写墓碑的报酬足以供他日常生活之费。他好喝酒,喝了两斤黄酒之后执笔,字迹更见飞动,因此,乡间请他写墓碑,从不忘了带酒,另备酒肴三五碟。通常,乡人进屋后,总是先把酒肴在桌上整治妥当,让张先生慢悠悠喝着,同时请一年轻人在旁边磨墨,张先生是不愿用墨汁书写的。待到喝得满脸酡红,笑眯眯地站起身来,也不试笔,只是握笔凝神片刻,然后一挥而就。 

  乡人带来的酒,每次都在5斤以上,可供张先生喝几天。附近几家酿酒作坊,知道张先生品酒在行,经常邀他去品定各种酒的等次,后来竟把他的评语,作为互相竞争的标准,因此都尽力来讨好他。酒坛,排满了他陋室的墙角。大家嫌“张先生”的称呼过于板正,都叫他酒公,他也乐意。一家作坊甚至把他评价最高的那种酒定名为酒公酒,方圆数十里都有名气。 

  前年深秋,我回家乡游玩,被满山漂亮的书法惊呆。了解了张先生的身世后,我又一次上山在墓碑间徘徊。我想,这位半个多世纪前的逻辑救国论者,是用一种最潦倒、最别致的方式,让生命占据了一座小山。他平生未能用自己的学问征服过任何一个人,只能用一支毛笔,在中国传之千年的毛笔,把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慰抚一番。可怜被他慰抚的人,既不懂逻辑,也不懂书法,于是,连墓碑上的书法,也无限寂寞。谁能反过来慰抚这种寂寞呢?只有那一排排灰褐色的酒坛。 

  在美国,在上海,张先生都日思夜想过这座故乡的山,祖先的山。没想到,他一生履历的终结,是越来越多的墓碑。人总要死,墓很难坍,长此以往,家乡的天地将会多么可怕!我相信,这位长于推理的逻辑学家曾一次次对笔惊恐,他在笔墨酣畅地描画的,是一个何等样的世界! 

  偶尔,张先生也到酿酒作坊翻翻报纸。八年前,他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散文,题为《笑的忏悔》。起初只觉题目奇特,一读下去,他不禁心跳剧烈。 

  这篇文章出自一位在省城工作的中年人的手笔。文章是一封写给中学同班同学的公开信,作者询问老同学们是否都有同感:当自己品尝过了爱的甜苦,经历过了人生的波澜,现在正与孩子一起苦记着外语单词的时候,都会为一次愚蠢透顶的傻笑深深羞愧? 

  张先生那天离开酿酒作坊时的表情,使作坊工人非常奇怪。两天后,他找到乡村小学的负责人,要求讲点课,不要报酬。 

  他实在是命运险恶。才教课三个月,一次台风,把陈旧的校舍吹坍。那天他正在上课,拐着腿拉出了几个学生,自已被压在下面,从此,他的下肢完全瘫痪,手也不能写字了。 

  我见到他时他正静卧在床。我们的谈话从逻辑开始,我刚刚讲了几句金岳霖先生的逻辑思想,他就抖抖索索地把我的手紧紧拉住。他说自己将不久人世,如有可能,在他死后为他的坟墓写一方小字碑文;如没有可能,就写一幅“酒公张先生之墓”。绝不能把名字写上,因为他深感自己一生,愧对祖宗,也愧对美国、上海的师友亲朋。这个名字本身,就成了一种天大的嘲滤。 

  我问他小字碑文该如何写,他神情严肃地斟酌吟哦了一番,慢吞吞地口述起来: 

  酒公张先生,不知籍贯,不知名号,亦不知其祖宗世谱,只知其身后无嗣,孑然一人。少习西学,长而废弃,颠沛流荡,投靠无门。一身弱骨,或踟蹰于文士雅集,或颤慑于强人恶手,或惊恐于新世问诘,或惶愧于。幼者哄笑,栖栖遑遑,了无定夺。释儒道皆无深缘,真善美尽数失落,终以浊酒、败墨、残肢、墓碑、编织老境。一生无甚德守,亦无甚恶行,耄年回首,每叹枉掷如许粟麦菜蔬,徒费孜孜攻读、矻矻苦吟。呜呼!故国神州,等莘学子,愿如此潦倒颓败者,唯张先生一人。 

  述毕,老泪纵横。我当时就说,如此悲凉的文词,我是不愿意书写的。 

  张先生终于跛着腿,走完了他的旅程。现在,我书写的七宁墓碑,正树立在状元坟,树立在层层墓碑的包围之中。他的四周,全是他恣肆的笔墨。他竭力讳避家族世谱,但三个坟,状元、张老先生和他的,安然并列,连成一线,像是默默地作着他曾热衷过的逻辑证明。不管怎么说,这也算给故乡的山,添了小小一景。 
}

posted @ 2005-11-09 15:08 Travel Jack 阅读(28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