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

在黑月的照耀下,修肯森林守护着大法师之塔。在塔楼最顶端隐秘的魔法研究室中,除了熊熊的炉火和精致的艺术品外,就是吾辈中最伟大法师,费斯坦但提勒斯的魔法书。现在,在我的允许,或者说邀请之下,籍借额上带有灼烧感的印记,尊敬的客人,你将安全的通过修肯森林,达到我的研究室,翻阅这些封印的,带有强大力量的手册。

统计

朋友们

最新评论

2006年9月21日 #

多事之秋

好不容易大四了,按我爸的说法,北京四年游再有一年也就结束了,至于圆不圆满就看个人造化了。在回到北京之前,就惊讶的发现那些充满颓废气息的同志们变得特别积极,早我那么长时间就已经回去了。之后在一个闷灶的凌晨回到宿舍之后,发现好象真的是有点那么些的变化。

先是补考。一个哥们儿得知自己将补考五门,在复习无望的情况下,一怒去了趟上海,花光了所有的钱(不知道包不包括学费),同时,也丢掉了毕业证。最近他回来了,看不出什么居丧之类的表情,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寝室的重庆人跟他女朋友闹矛盾,冲动之下回了趟家(当然是瞒着父母的),结果走的当天就被我们那操蛋的辅导员给知道了,第二天就订票赶着回来了,也不知道和他女朋友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posted @ 2006-09-21 01:07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53)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9月11日 #

I miss you

谨以这首曲子怀念暑假里和小色、哼哼在一起的日子。

虽然时间怎么都觉得不长,而且矛盾时不时存在,但回过头来能记住的,全都是幸福和感动。
希望你们在回首这个假期的时候,能感觉到快乐,就象先前我许诺给哼哼的一样,我想给你带来快乐。

I miss you

posted @ 2006-09-11 18:59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53)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30日 #

小市民精神

今天和丫头去换那个坏掉的坠子,结果很在我意料之内,那个昨天慈眉善目,特温柔,特和蔼的老板鼻子一横,眼睛一瞪,管你有天大的理,反正东西是肯定不退了。  我倒是见多了,生气之余也觉得没办法,好象之前上当的太多了,也就习惯了。倒也不是麻木,只是对于这种交易,你告消协人家肯定懒得管,告商场领导,人家就那租铺子的,要是能让你告倒那还玩什么啊?呵呵,估计除了一棍子砸了店,没有什么更直接更解气的办法了。当然,这需要你在气势和人数上占有一定优势才行,而且还要跑的快,不然被保安抓了还麻烦。所以,还是走吧。不过丫头这小妮子到是气盛,一幅不弄死老板娘不罢休的样子,哈哈。这样其实挺好,年轻人冲动一点也是好事嘛,就像她之后骂我的一样:要是什么都想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可能某些时候,我胆子还是比较小吧。呵呵,在这里自嘲一下。

不过那个老板娘挺有意思的,脸皮之厚令人佩服。不管你如何脸红脖子粗,她就是认定了一条,吃进去的肉肯定不会吐出来,而且你要是非逼她吐出来,她可能还有点防卫措施,除非你野蛮到一定程度。在这个地方,拳头肯定比脑袋好用的多,嘿嘿嘿嘿,看来混社会还是相当的有用处啊。

还是要奉劝各位冲动的女同志们,在你的拳头不够硬或者没别人多的时候,还是要冷静一点。就现阶段来说,受气总比受伤好。另外就是,在买小商店东西时,应充分考虑到它的质量问题。

88,下线研究如何修东西去了。

posted @ 2006-07-30 00:31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52)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28日 #

牢骚

前天我和朋友商量说利用假期一起做一个项目,省得回来那么长时间又弄得一事无成,朋友也比较赞成,于是我们都回来想项目了。其实,把这件事情称为项目也是叫着好听,就是一起编个小程序自娱自乐罢了。结果,把这个想法和王同学才稍微的那么透露了一点,啪,一个自大的帽子就扣上来了。哎……,完全无语,新中国不知为这种行为牺牲了多少天才。好歹你也学了几天程序,要是仅仅为了过个什么等级考试,那还有什么意思?当然,这也倒是我一相情愿的说法,她们把自己的行为有另外一种解释:现实。

 

呵呵。看着王同学每天忙忙碌碌上课,我觉得挺有意思。当教育变成只为了一场考试之后领个证时,好象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题型,解法成了所有科学研究的关键,其他任何和追求有关的东西都放在了一边。

SO BORING!!!!

我们为什么就不用按照自己的爱好来好好学点什么东西,同时不用担心将来没饭吃吗?
中国的变态教育制度和落后的用人观念,以及各种自以为是的老师。

哎……,继续回去看书。

只有一切自理的人才有资格潇洒。

posted @ 2006-07-28 12:37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47)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26日 #

[转]C++的救赎 C++开源程序库评话

这是我见过的对C++言辞比较激烈的文章之一。下面是原文。难道Java就这么嚣张?郁闷。

C语言天生就与开放结缘。C最初是作为UNIX的系统编程语言而流行起来的,而UNIX可以被认为是第一个产生重大影响的“开源”软件。随着UNIX的流行,C语言逐渐被人们认识和喜爱。很快的,在各个平台上C语言都成为了流行的甚至是统治性的程序设计语言。

  大约到1980年代中期,C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种工业级程序设计世界语。很多人都知道,正是C这样一种世界语的出现,才使开源运动的出现和最初发展成为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讲,说C语言是开源运动之母并不十分过分。但人们不太能够认识到的是,事实上C语言统治地位的获得,却也是早期开放软件运动的直接结果。多数人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经常会感染中国文人的不严肃的浪漫主义史观,喜欢把C语言的成功归结为汉高祖斩白蛇般的天赋神格,描述为遥想公瑾当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轻飘飘。

  然而如果我们对历史作一些细致的调查,我们会发现C语言绝非有什么天命,而只不过是幸运地扒上了早期开放运动的快车而已。在C语言“小人乍富”的那几年,也还有其它不少程序设计语言具有高性能、可移植、系统开发能力强的特点,决不是只有C骨骼特异,貌若天仙。如果Pascal也能借助一个像UNIX那样的开放的幽灵在欧美大学校园里徘徊,那么我们今天很可能要把begin和end直接映射到键盘上。

  如果IBM不是在1970年代极端保守地把一种叫做PL/X的语言牢牢地限定在自己的研究所里,也许整个程序员社群的图腾就不是贝尔试验室的那两个大胡子,而是小沃森实验室里的IBM某院士。事实上,C语言的成功,更须拜开放软件运动之时势所赐,或者更确切地说,C与开放软件是一对共生体,它们相互扶持,相互成就,共同成长兴旺,共同创造历史。

  根深自然叶茂。今天C语言体系内所拥有的开放资源,无论是数量和质量,还是丰富性、多样性、创新性、可靠性、重要性,都是其它任何开发技术体系所无法望其项背的。丰富对于开发者是好事,但对于写资源介绍性文章的作者来说,则是绝对的坏事。想要对C语言体系中的开放资源做一个介绍,哪怕只是一次白描,也决不是一个人、一本书所能容纳的,更远远不是杂志中的一篇文章所能及的。因此在本文中,对于C语言开放资源的介绍是以一种蜻蜓点水的姿态进行的。

  相比之下,C++语言在开源世界中的分量,与C语言相比就相去甚远了。作为对照,C++语言在工业界的实际地位,如果不是比C更重要的话,至少也是与C在同一个层次上。考虑到这一点,在开源领域中两兄弟的这种差距就令人感到非常震惊。如果说在2000年以前,由于C++在工业界的统治地位,这种差距对C++的影响还不大的话,今天,C++在开源领域里薄弱的基础就非常要命了。现在在开发者社群中,“C语言万寿无疆,C++无寿无疆”的说法得到不少人的支持,其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C++在开源运动中的地位远逊于C。究其原因,归根到底是因为编写高质量、可复用而又拳拳服膺的C++程序库实在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一方面,大量的C++开源项目质量不佳,而且经常以一种粗暴的方式要求使用者改变自己程序的风格,另一方面,一旦有人完成了一个可用的C++项目或者程序库,他必须具有极其彪悍的意志才能够咬着牙把这样的项目奉献给开源社群——不仅因为失去了可能的金钱上的回报,更因为可能要面对着暴风雨般的批评和鄙视。总之,诸多的原因使得开源文化未能在C++中深深扎根。

  然而,毕竟C++是一种称霸一时的语言,C++社群的规模、强悍和创造力,仍然是很多其它新兴语言社群难以相比的。特别是在标准C++制定之后,C++编程风格有了明确的指导思路,开源项目也就大大繁荣起来。虽然时间还不长,但是已经有一些令人欣慰的成果。这些成果也就构成了写作本文的基本动机和素材。

  就重要性而言,开源程序库和工具集对于C++甚至比对C还要重要得多。因为实践证明,没有良好的基础设施支持,C++开发成功的可能性异乎寻常的低。其根本原因是,用C++写优秀的程序库非常非常难,而一旦有了这样的程序库,在其基础上写应用程序就相当容易了。同时,C++的特点又要求基础设施的源代码必须开放,因此,C++程序库对于开发者来说意义非常重大。

  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探究开源C++程序库对于C++开发的重要意义。用C++编写可复用程序库时所需要的思想方法和技术风格,与用C++编写应用程序时所需要的思想方法和技术风格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异和差距。前者所需要的高超技术、丰富经验和良好的权衡能力,是很少有人能具备的。在所有程序设计语言中,你恐怕找不出第二种语言像C++那样,对于程序库作者的要求如此之高,以至于远远超过了一般“熟练”C++开发者的平均水平。在Lisp中,语言、库和程序根本就是一回事,每一个程序员写的代码都可以看成是语言本身的扩充。

  在Java、C、Perl、Python、Ruby中,一个优秀的应用程序开发者在积累一定经验之后,不难写出高质量的可复用代码。而在C++中,这种事情是非常罕见的,即使是天资卓越、经验丰富的大师级人物,也需要花费多年的打磨,历经几次反复,才能够最终推出受到一致认可的可复用程序库。此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以至于Andrei Alexandrescu感叹道,十几岁的少年天才满目皆是,满鬓斑白的优秀程序库设计者凤毛麟角。而在另一个地方,一本C++可复用技术图书的作者总结道,所谓可复用的C++程序库,不可能是设计出来的,只可能是复用出来的。然而,一旦这样的程序库构造出来并且为人们熟悉,那么就会大大地简化应用程序的开发。这也就是为什么在2000年后,Bjarne Stroustrup无数次地呼吁社群专注程序库的开发。他很清楚,只有程序库能够救C++,只有程序库能够发展C++

  现在我们知道,用来写C++程序库所需要的技术,与用来写C++应用程序所需要的技术存在很大的差别。这已经比较糟糕了。更糟糕的是,一般的C++开发者根本分不清这中间的差别,他们在开发中往往既不是一个称职的程序库开发者,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应用开发者。他们一边想着完成手头的工作,一边琢磨如何能够写出高质量的基础库和框架,为万世开太平。如果说C语言是一把轻快的小匕首,遇谁都是进身猛刺,血溅一尺,那么这种C++的使用方式无异于左手打铁铸兵,右手挥剑刺秦,这种精神分裂的状态直接将很多项目变成了既超期超支又质量低劣的垃圾。

  认识到这样的事实之后,C++程序员应当以更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自己的工作。大部分情况下,你所需要做的是寻找一些可以互相合作的、稳定可靠的开源程序库,然后在其基础之上,面向目标,使用尽可能简朴的技术,专心专意地进行应用开发,把那些复杂精妙的语言技巧和“可复用”之类的想法扔到Java国去。唯其如此,你才可能更高效地开发出好的应用软件,而且会逐渐积累和重构出真正可复用的软件。

posted @ 2006-07-26 21:23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112)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24日 #

开始工作

电脑这种东西还是应该多拿来干一些工作,所以,开始努力工作吧。

posted @ 2006-07-24 21:44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3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11日 #

人会不会被困死?

这样的一个题目可能对于人类,是一个新颖的、有挑战性的、具有创时代意义的,甚至还要带点哲学、宗教色彩的大课题。但是在我这里,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因为我经常处于自我感觉要困死的状态,然而每次都在要撒手人寰的危机关头不能一个痛快落个干脆,所以就产生了这个问题。没办法,时势造英雄,对于象我这种经常进行长时间,自我虐待式工作(暂且称为工作)的人来说,有这种经历是正常的,又由于其它人这时候没有比我更想发牢骚,于是,这个问题就由我来提出。世界上一切一切都能解释为机缘巧合,谁说贝尔当年发明电话的冲动不是为了联系情人更方便呢?尽管谁都知道写信是一件很浪漫,但很耗费资源的事情,不过决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最终跟邮局进行无尽的、毫无胜算的斗争。因为冲动而数年抛弃情人转而研究电话的人估计也就贝尔一个,所以,他发明了电话。

第一次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在高中的时候,当时我心力憔悴的问fffairy同学,“哎,你觉得人会不会被困死?” 她挤着她的小眼睛,貌似很认真的看了下我,“应该不会,不过我觉得我今天买的这个蛋糕特别好吃,嘿嘿嘿。” 看到了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一个人才的诞生,一个蛋糕足矣。说句题外话,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很大希望,希望有人能发明一种全无副作用让人一天可以只睡4个小时的药物,要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我一定颁给此人由我基金会设立的医学终生成就奖。

回到正题。那么,人究竟会不会被困死呢?从我开始记事起,听过了无数种人类结束自己短暂生命的方法,但好象真没有说是被困死的。倒是什么经过一场车祸、被雷劈过一次之后从此不需要睡眠的比比皆是。而那些由于极度疲倦至死的人,也都是因为过度劳累引起的附加症状导致死亡的。那种直接因为睡眠不足这一单一原因死亡的人,好象真的不存在。很多算命先生以及那些号称通晓阴阳的人,如果他们真能和阎王爷直接对话的话,我还真愿意拿出一个月生活费(穷学生啊)为偿打听打听,有没有人在阴司大殿上说自己是困死的,或者再多出半个月零花钱找判官直接在生死薄上查查,到底有没有人是被判困死刑的。

讨论到这里,关于困死这种说法好象还只存在于神话之中。这让我想起了大名鼎鼎的睡美人,the sleeping beauty.小学生朋友们就不要来跟我争论什么他们心中美丽的公主其实并不是死了之类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从医学的角度,现在应该有一种东西和睡美人相类似——植物人,植物人的另外一个称呼是啥?——活死人。尽管植物人还有生命迹象,但已经和死去的人差不多,况且,睡美人连生命迹象都没有。不要说保持容颜是生命迹象,你先看看各种肉身和尚的报道再说。   抛开魔法因素不谈,睡美人应该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困死例子了——她死于自己的长眠之中。如果没有那个最后搅局的王子,搞不好睡美人城堡能成为最具真实感的遗址,生命是短暂的,死亡可能才是永远。也随着他倒霉的一吻,成就了一个浪漫童话的同时,也把我的“模特”给毁了,睡美人醒了,也就不能算死亡了。

看来想要从实际例子中寻找答案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只有靠自己的逻辑推理。但是,人类最不了解和最无法了解的总是人类自己,所以,我也不能保证现在我推出的结论就正好是3000年人类最伟大的生物学发现。我的结论是:人是不会被困死的。

人之所以会疲倦过度而死,上面已经说过了,是因为疲倦所带来的一系列不利影响最终导致身体机能的终结,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能把这些不利因素,象:精神恍惚、内分泌紊乱、功能衰竭等等,统统都分离开,一项与另一项没啥关系,那么很容易的说,人是困不死的,因为他只是困而已。

又要有人来反驳我了,因为所有感觉应该都是相关联的。如果按我的想法发展下去,人应该疼不死、吓不死、饿不死、打不死,因为他们只是疼痛、饥饿、受惊吓、腹中空空等等。其实有时候我还真这么想。

当然,我必须承认感觉和生理功能的关联性。让我仔细想想困究竟会给我们自己的身体带来些什么?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认为困给人带来的最坏结果也就是——睡着(可能还可以加上什么产生幻觉,不过我认为这应该属于身体不好)。假设这么一个人,身体强健,思想健康,拥有良好的事业和家庭,精神坚韧,有一定的自我约束能里,我们让他来做这样一个实验,他可以正常的工作,生活,可以去上班,阅读书记,喝咖啡,回家,开车,但是就是不能睡觉,想象一下最终这个人会怎么样?注意之前的假设。平时要是我们困极了的话,可能会抛开一切不吃不喝不洗,不顾一切地往床上那么一躺,但是他不行,他知道正常规律性习惯的重要性,所以尽管他困,他仍然能保证合理、充足地营养摄入,不单单如此,除了睡觉外的一切活动都象平常一样完成。

我预计,他睡醒之后会爬起来正常的生活。具体的原由我不想说了,因为我困了,现在准备去睡觉。所以就懒得再继续写下去。哈哈,看来至少对我个人来说,本人是困不死的。

posted @ 2006-07-11 02:17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237)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10日 #

我要回来了!!

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posted @ 2006-07-10 17:19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2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6年7月7日 #

极度堵心的一下午

如题,心痒毛抓的。完全冷静不下来。…………

posted @ 2006-07-07 19:27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26) | 评论 (1)编辑 收藏

[连载]猪圈的故事1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农场,农场周围是大片的草地,草地的尽头被森林所环绕。说是农场但是除了常来逛逛的野狗,好奇的松鼠外,农场主唯一喂养的动物,是一群猪圈里的猪猪。因为猪圈很大,它们可以在里面相当自由的活动,不过这群猪好象也并不满足于屋檐下的生活,经常打着“我要自由,还我自由”的标语,到草地上走走。当然森林它们是不敢去的,猪也知道,森林危险,与其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还不如收收自己的好奇心,好好享受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平时聊聊天,逛逛草地也就挺好的了。再说,时不时野狗兄弟过来的话,稍微用点自己的口粮,就可以知道林子里的一些趣事,也就不用自己去了啊。

于是,这群猪,在这个猪圈中呆了一年又一年。好象都忘了时间的存在,只记得外面草地上的花开了又谢了好几次,野狗兄的毛深了又浅了十好几次,主人的饲料换了又换过好几十次……

(*@*)起名字

这天,这群猪聊天的时候,说起名字的事情。
“喂,好象人都有名字耶。”
“拜托,我们是猪~~~~。”
“难道猪就不能有名字了?我们要和人一样,我们要平等!!”
“拜托,名字有什么用?”
“有了名字,主人分东西的时候就不会老分错了……”
“拜托,分错了但是我们知道不就行了,再说,那次你还骗我说主人多给我了袋酸奶,你自己拿去了。”
“嘻嘻,主要是我一开始以为那是牛奶。”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有个名字。”
“恩恩恩,对对对,我们要有个名字的了。”
“拜托……”,“有个名字!有个名字!有个名字!有个名字!……”
“行行行,服了你们,那就开始起名字吧。”   “耶,^_^。”
“怎么起名字呢?”
“这还不简单,从大到小,猪A,猪B,猪C,猪D,……”
“汗……,好难听。”
“叫猪1,猪2,猪3,……。”
“这不是一样嘛,猪脑袋。咦?这挺好听的,以后你就叫猪脑袋吧。”
“5555~~~,人家想叫猪苹果的~~。”
“对了,你这么能睡,叫睡猪好了。”
“不好听,而且它睡觉的时候老哼,搞的我睡不着,应该叫它小哼。”
“哦耶~~,就叫小哼。”
“哼~~~~~恩,那你还一天赌气嫌猪嘴不够长的,你应该叫嘟嘟。”
“哦,那它老趴着睡觉,是不是应该叫阿趴啊?哈哈哈哈。”
“得了,你们别老从睡觉上想辙行不?要有创造力,对吧,宝贝?哎,你居然偷偷拿了我蛋糕。”
“嘿嘿,你生气的时候真可爱,叫你小可爱吧。别生气了,亲亲。”
“拜托,又不是没长大的丫头,你们别这么幼稚行不?”
“你才没长大呢,现在我们决定了,以后你就叫丫头,看你还敢装成熟不?”
“我……,哎,多嘴啊。555。”
  ………………

从此,这群猪们有了自己的名字。



(*@*)减肥

“小哼怎么了,从早上就闷闷不乐的,中午连你最喜欢的草莓小蛋糕都没吃。”
“我……。”
“到底怎么了嘛?”
“55555,丫头,我好难过啊,55555~~~~~。”
“汗……,别哭别哭,对不起嘛,昨天睡觉是我用草堵住你鼻子来着,不过是她们嫌你吵。”
“啊?!!你们!!!!哇哇哇哇哇,5555555555~~~~~~~”
“对不起嘛,我把今天的葡萄送给你吃。”
“哦,谢谢哦。真好吃。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啦,那些草我以为是自己蹭的。”
“…………”
“告诉你个秘密,千万别和别人说哦,特别是不能告诉主人。”
“哦?恩恩。”
“我   想   减   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减肥?笑死我了。”
“真的,我是认真的。!!”
“哦?为什么好好的要减肥呢?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一下子没适应过来。”
“这个,这个,这个,那天……那天,那天有只布谷鸟撞到我脸上,还一个劲儿跟我道歉,说之前没看清楚说怎么这么大面墙怎么还挺软的。哼哼~~~~~恩,555。”
“哦,哈哈哈哈…………。”

很快,小哼减肥的消息传遍了猪圈。
“小哼,你减肥这个小蛋糕肯定是不吃了吧?我拿走了啊。”
“酸奶,酸奶容易发胖。”
“肉肉,你现在肯定最怕肉肉了。”
“睡前喝牛奶是长体重的最好方法,难道你不知道?要坚持下去,我支持你。”
小哼(暗自想):恩恩,要坚持要坚持,为了瘦瘦的脸。哼~~~~恩,我肚肚饿,55555。

决定减肥的第四天中午
“咦?我的豆饼呢?”
“我的面包也不见啦!”
“我泡好的芝麻糊也找不到了啦,哇哇。”
“咳咳咳咳。”
“小哼,你在咽什么啊?”
“啊!我的豆饼。”
“我的面包!”
“我的芝麻糊。”

在一片怒视之下
“我……,我,我饿嘛,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那你不减肥啦?”
“不,不减了。”
“……”
“主要是昨晚我作了个梦,梦见主人说,哎,现在小哼这么瘦,以后生小小猪肯定痛死了。人家,人家最怕痛了嘛。所以就,。”
“哎………………”

to be continued

posted @ 2006-07-07 03:37 费斯坦但提勒斯 阅读(6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