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说说股市那点屁事

[ 原创 ] 说说股市那点屁事

文章提交者:房星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题记

最近一段时间没写博客,我到股市忙生计去了。

股市或许就是故事。

也可算一个老股民吗?十年前我就入市做了股民了。

我入市的原因很简单:一,赚钱过自由、幸福的生活。这和乡下人取名字叫“生财”、“富贵”一个道理。二,刺激好玩,有个牵挂。股价上窜下跳、绿肥红瘦,正所谓“玩的就是心跳”。人有时是需要刺激的,死水盼波澜。三,向往“武陵源”。一本台湾著名股评家写的书,说炒股票最为公平,不必看上司脸色、不必怕流氓捣乱,大家在一个平台上比试“武功”,一个规则下“出牌”云云。于是,我就奔着这片“乐土”去了。

当时从书中是知道股市有投资与投机一说的。

对着证券报选那些业绩好的,名头大的买。不妨投资或投机一下。买了支股票,象喂了只鸡吧,等待着下蛋;也是养了只鸟吧,听它鸣叫。结果,鸟未鸣,鸡先叫,“雄鸡一唱天下白 ”,“只把杭州做汴州”,名实难副,欲说还羞。

期间,经历了国有股减持,看到过虚假财务报表,知道有黑幕交易、银广夏、郑百文案件,明白大盘、各股为何疯长疯跌以及所谓的“消息市”、“政策市”。在中国的股市,所谓的投资原来纯粹是扯淡。然而,这时,我已和大多数小散一样被套牢了。

这确实是场喜剧:你想投资时,他教你投机;你想投机时,他却逼你投资。由你的投资成就别人的投机,因为你不仅幼稚,且耳不聪、目不明、腿不快、势不大。故此,你实际上只是食肉动物的口粮。

我终于向股市道别了,在股市交了学费并转游了两年多之后。这到不是因为被套,也不仅仅是因为对这个市场的失望,而是我要有事用钱了。于是毅然割肉出局。

其实,我只是在股市这个大海边洗了洗脚的游客。两年啊。

其后,没有闲钱再炒股,不管春风秋月。

人们议论各自被套的深浅、割肉赔钱,渐渐地,似乎没人再议论股市了,股市也确实熊了,熊的熊都走出了视野,叫人想它不起。直至去年,大街小巷才又听到人们谈论股市 ---- 股市又火了!

手头没钱,与咱无关。吃饭要紧,先顾眼前。又要住房,又要教育,又要防病患,还敢往股市钻?别看贼吃肉,也看贼挨打。我自己这样想。

我又错了。

房价飞涨,物价飞涨,工资不多长,银行存款负利率。钱象被掏空了内脏的动物标本,大小没变,分量可是越来越轻了。昨天买西瓜的钱,今天买不了一个山药蛋。存在银行的钱,加上利息,数字是绝对上升的;但是,把他拿在市场上,就象卫生纸掉在了抽水马桶里,马上蔫了。这还是钱吗?分明是张纸!简直是变戏法,我终于明白自己就是庄子寓言《朝三暮四》中的猴子了。

上个月,我终于又踱进了股市。不进股市又如何?

据说,股市是最公正的地方;确实,这里也直接看不到什么牛头马面、夜叉恶鬼。阎王有没有,另当别论。况且,哪里没有阎王?能躲过象苍蝇一样的小鬼也好罢。反正我是理解了人们、尤其是小散户为什么拥进股市的原因了。决不是如股平家说的看好中国的经济而投资,也不是如主流媒体聒噪的相信中国经济未来的高增长而投资或投机。而是货币贬值(人民币升值也不过外升内贬)、物价飞涨、工资低廉所致。至于大机构、大庄家、大寡头、大老板、大哥大、大人物,则把股市看成了一个自己的提款机。资本与权力合谋,把广大的散户赶进了围猎场,进行着血腥的绞杀。鲜血已成为他们的口红,早已抹在了他们的口上。

股市从来就是股事。

我又来了!我来是为了投机的。这样的股市,不投机又如何?投资,收起你那冠冕堂皇的说辞吧。这样的社会的股市里,鬼才相信投资。

在书刊上和老人的讲述中都曾不止一次看到和听到这样的故事:国内战争期间,某集团某部招兵。大夏天把乡民召集到有火炕的窑洞里开会,叫大家都坐在炕上。可想而知,屁股被烫的难受。这时,主持会议的人讲话了。我们的当兵是自愿的,谁自愿当兵站起来吧。于是,大部分人站了起来。于是,马上有人给站起来的人披红挂绿,戴光荣花游街,体面他们的高度觉悟,来教育落后者。

股市里的事也是这样,说“投资”,大家都好看。

诚然,股市,不过就是股事 ---- 有关屁股的事。坐下吧,烫得难受;站起来一走了之吧,哪里又是“乐土”?铤而走险吧,坐上去!

说说股市那点屁事。

中国的股市从来就是一个畸形的怪胎。中国股市流通股只约占总股本的1/3。一只股票,有流通股,有不流通股。也即国家股、法人股、流通股。流通股大家去投资抢购,不流通股属于国家、法人。流通股股民投资承担风险,国家、法人坐收渔利。流通股股民永远是小散,股东从来是国家。因为国家拥有的不流通部分永远是大头。因此,股民也就只有投资的份,没有决策与发言的份,更谈不上股东的权益。流通股少,供不应求,股价抬高,国有股就减持收割获利,股价下跌,股民因此被套。

中国的股市其实是算不得股市的。有股市之名,无股市之实。如果我们非要给它一个名字的话,我叫它“官商场”或“买办场”。上市的企业大都是官家企业,官家企业老板亦官亦商即名副其实的买办。而官家也即他们自己标榜的国家 ---- 而国家又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仅仅是一个概念,加之有没有真正的制度的约束,因而这些“买办”们,也就打着国家的名义大发自己的财了。当然,财税也是要上交的,这是官家机器运行的必需。其他的,股民的利益呢?谁管?只对上负责,只对自己有利,其它无所谓。因此,也就有了股市上的“特色”与“奇观” ----ST SST 。因此,也就有了以前的中饱私囊的长虹老板、 TCL 老板等等也就不足为怪了。

计划经济下的问题企业,为了生存,推向了市场圈钱自保。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制度,真正意义上的公司法,真正意义上的董事、监事体制,这样的企业能赚钱吗?这样的企业赚到钱会惠及股民吗?这样的企业你会放心吗?来到这样的股市,面对这样的品种,不是投机又是什么?在股市的人都知道,越是上市早的企业越烂。现在搞的什么股权分置,公司治理,也不过是啊 Q 穿了件西服,终究还是那个人。你不看见某某部长又去当某某集团公司当董事长、总经理吗?

股市应该说是近现代市场经济的产物。市场自有市场的规律,它是不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的。中国的股市却是典型的“人为市”、“消息市”。“人为市”也就是大家说的“政策市”。其实,每一个国家的股市都与所在国家的政策分不开的。一个国家的政策应该是在遵循客观规律的基础上经过严密的科学论证后制定的。具体细则可能要随时间事件有所变化,但政策的原则性、方向性不会变。这样意义上说,政策市也就不足为虑。而我们的政策却不是这样,今天向左,明天向右,因时间事件人物而不同。我们的政策多是决策者一时头脑发冷或发热时拍脑袋拍出来的。脑袋一拍,政策出来,脑袋再拍,政策又来。你都不知道这风向哪一个方向吹,你不寻找政策的风向标行吗?这样说来,所谓的“政策市”,其实就是“人为市”,就是官僚市,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股市当然概莫能外。知此,我们就可以很好理解“消息市”了。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么,“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了。我们这些股民,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股民而是“王臣”。“王臣”就必须揣摩圣意。揣摩不出,只好听小道消息了。怨谁?怨我们觉悟不高?怨我们素质低下?怨我们没有主见?去你妈的,先看看你自己的觉悟素质与主见吧!“半夜鸡叫”,乱捅鸡窝;白昼做梦,“成就见证”。忽焉在前,忽焉奔后,真正一个猴子,还是人吗?一会要对股民进行风险教育,股民都是傻冒;一会说什么股民投资意识高涨。一会说 A H 股互换,一会又说什么“口误”,一会说马上就要开通港股直通车,一会说还没有具体时间表。耍猴呢?什么玩意!

正因为是“人为市”、“消息市”,在加上“侯们深似海”,散户小民就不可能早知道消息了。因此,散户不知圣意只好看那些手眼通天、消息灵敏的大机构的行踪与动作了。看吧,原地踏步的股票突然之间向上飞窜,马上鸡变成了凤凰,散户们赶紧跟入。其实,这时,大机构早已建仓完毕,拉高出货了;于是,散户也就被深深套牢了。质地还可以的股票一旦突然跳水,马上又惊叹泡沫,散户们又赶紧杀跌割肉,血流不止。其后,泡沫到没了,它却又飞身上天了。往往,事后小散们才似乎看出了点点端倪,大呼上当。这种信息的极度不对称,这种捉迷藏,吞噬着散户的血汗钱,同时也成就着大佬们贪婪的梦。在股市,又一次次地验证着权贵们思维的领先一步的优越与小民们觉悟低下的卑劣;一次次地说明他们劣等因而活该被经常教育。

看小说,历史,知道清代末年,百姓怕兵匪,兵匪怕官,官怕朝廷,朝廷怕洋人。中国的现在股市却简单的多,散户、大户、机构都最怕政策、怕教育。这样的股市,不是“消息市”才怪呢?

正所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中国股市是只许股民作多,不许股民做空的单边市。作多才能赚钱,做空只有踏空做看客。因此,无论你对市场看法如何,无论你对股价估值是多少,无论你对这个公司的基本面多么了解与熟悉,你只能买,买,买。即使卖了还的买。这样的股市怎能不火,这样的股指怎能不涨?何况,银行拿钱炒股去了,保险公司拿钱炒股去了,企业拿钱炒股去了,有关系的甚至银行贷款炒股去了,上市公司甚至自己炒自己的股票。这样的股市怎能不火,这样的股指怎能不涨,这样的股价怎能不高,这样的风险怎能不大?一边自己吃“伟哥”上火,一边却说别人(股民)轻浮:说什么风险教育。 ---- 风险教育能让股市这匹疯马停下狂奔的脚步?风险教育能让股市这头疯牛变成温顺的羔羊?不正本清源、刨根问底,却一味地混淆是非、模糊视线,顾左右而言他,妄想扬汤止沸,真不知是假糊涂还是真痴呆,还是真无奈。不过,无论是真是假,都可以用李宗吾先生的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厚和黑。

证监会的老爷们,真难为你们了。不乱说显得你们是白吃饭;乱说了,又害得我们吃不好饭;说真的动真的治理股市的痼疾,又不是你们的实际的权限。那么,少说几句行吗?不乱说行吗?

说真的,再别说什么中国股市是中国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我都为你难为情。 6000 点是, 900 点呢?该如何说? 5 6 元的股票转眼几十元,上百元,是成精了,还是搬到太空去了?没人相信,别自欺欺人了。应该说,中国股市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股市。股市别指望能独善其身。

股市还真的是股事,有许多说话很随便、气味很难闻的“黑嘴”。这话是病句。本来吗,即为“黑嘴”,当然不是正常的,否则怎么叫“黑”呢?

再看看所谓股评家的文章,同样具有中国特色。无论看空或是看多,其言说让人觉得其人不是瞎子就是傻子或呆子、骗子。看空的说什么市盈率过高,涨幅过大,各种技术指标严重背离等等,完全不了解中国市场货币目前的泛滥,完全不了解庄家机构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完全不了解中国的畸形市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什么“二八现象”、“一九现象”,有钱就是山大王,想要指数窜多高就窜多高。看多的说什么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说什么新兴市场的特殊性,说什么动态市盈率,买股票就是买未来等等。天花乱坠,自我陶醉,自欺欺人。

我不否认中国企业的业绩和利润,虽然其中包含着虚假与水分。但是这些业绩与利润的获得或靠资源的垄断,或靠权力的关照,靠对资源的贪婪掠夺,更靠工人劳动力价格的低廉和福利的单薄。 JDB 翻了多少辈了,工资却几乎原地踏步。董事会、监事会设立了,却仍然是长官意志。股权改革了,却没有中小股东的权利。信息不对称,不透明,竞争不公平,法度不健全,标准不同一,政策主导而非市场主导,资本与权势合谋。这样的市场你能看好吗、你会看好吗?因此,“半夜鸡叫”可以叫股市指数一飞冲天,也可以叫股指折蕺沉沙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确实在投机。象偷食罗网下米粒的鸟,明知是罗网,却只能去冒险。吃一粒就走。也仅仅是吃到了一粒。随后,又吃到了一粒,又一粒。我知道,这决不是我机敏,而是我侥幸。之所以没有被收网,是因为我也是其他鸟的诱饵。有时,我仅仅是进入主力伏击圈的游勇散兵,主力没有收网,是为了伏击更多的猎物。更多的散户也象我一样,随时会受到主力的伏击。

确实,这是在虎口拔牙,这是在与虎谋皮。就象有的散户朋友所说,我们挣得是养家糊口的钱,干着随时都有可能伤筋动骨甚至粉身碎骨的事。没办法。也许那些过的滋润异常的家伙会说,没有人拿着刀子逼你入市,你发什么牢骚、报什么怨?是的,刀子你是肯定看不见的,我似乎也没看清。但是,我不缺胳膊、不缺腿,不缺良心、不缺智慧,凭什么你们花天又酒地、纸碎又金迷,奢侈糜烂到超过了秦始皇、隋炀帝,我却得节衣又缩食、有口残羹冷炙就可以?你可以让穷汉娶不起妻,但是,你可以让中国没有牛郎织女的民间故事吗?穷牛郎可是要娶天上的仙女,这追求幸福的愿望不会有错吧?

股市本来就是一个资本市场。股市并不可怕。资本本来就是要追逐利益的最大化。追逐利益最大化也不可怕。中国的股市其实就是可怕的赌场,不,赌场也并不可怕,自我负责,原赌服输,这也是规则。可怕的是畸形的市场,畸形的追求。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没有市场规则,没有出牌的规矩。

即来之,则安之。买股票之余,看看财经新闻,公司消息,股评股事。现在的股市仍如十年前的股市。不同的是股票多了些,盘子大了些。以前的市场是小盘飞奔,现在的市场是大盘狂飙。以前是盗匪猖獗,现在是大王肆虐。大鱼变成了超大鱼,只是更加寡头化了、体制化、国家化了。至于公司质地、结构,大同小异。

股市从来不是自了汉,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就会有什么样的股市和故事。在现阶段,中国的股市,虽不能说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却完全是社会现实的大写照。这也是我进入股市投机的原因之一。说明白吧,这也是大庄家、大机构、大小散户股市投机的原因之一,只不过有人忽悠,有人不说罢了。在这样的股市,你要是真的找到了几个专门为投资而来的,那么,不是呆子,就是疯子。

投机也不是坏事,没有投机的股市是不存在的。然而,只剩下了投机的股市绝对是不健康的股市。在这样的股市里,理性早已暗淡无光,我又该如何把握呢?

股市或许就是股事。股,屁股的股。股市就是关于屁股的事,在中国。散户们的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或可赚点小钱;一不留神,有时留神也没用,屁股坐到了火山口,那可就不仅毁了本事,且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收尾

秋天快要过去了,一阵秋风吹来,树叶哗啦啦的响起。千万片叶子被秋风裹挟着在风中起舞。象千万只黄色的蝴蝶在空中翻转、摇摆、晃荡,直至落地,还要打个旋方才安静。放眼望去,地面金黄一片,煞是壮观。那金黄的是树叶吗?是的,刚才,它们还属于树;转眼,它们就属于地了。它们究竟是属于树?还是属于地?不知道。只是知道明年春天的时候、夏天的时候,那重新长出的满树的绿叶,不再是它们。

posted on 2007-10-28 09:53 三言两语 阅读(90)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杂项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导航

留言簿(2)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文章分类

搜索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